6月22日,中国第一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BTCChina)宣布出售旗下相关资产,完全退出加密货币交易业务。比特币中国当天宣布,此前于2019年1月投资的新加坡交易平台ZG.COM股份已被迪拜某加密基金会全额收购。
比特币中国成立于2011年,曾是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当天晚上,比特币再次下跌,一度连破30000美元和29000美元两个整数关口。
《华尔街日报》称,此前一天,中国央行已经要求该国最大的几家银行和支付处理商更积极地遏制加密货币交易和相关活动。中国监管部门的警告是在比特币价格飙升之后发出的,在包括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等名人倡导者的刺激下,比特币价格在4月飙升至接近6.5万美元。但此后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下跌将近一半。
6月22日晚,比特币跌破30000美元,为2021年1月2日以来首次。
市值规模第二大的虚拟货币以太坊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3%,莱特币一度下跌逾20%。
另据比特币家园网站数据,截至发稿,最近24小时,共有245620人爆仓,爆仓金额10.36亿美元,约合67.10亿人民币。
针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监管再放大招。6月21日,人民银行就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问题约谈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要求各机构要全面排查识别虚拟货币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及时切断交易资金支付链路。
随后,包括建行、农行、邮储等银行以及支付宝发文禁止虚拟货币相关业务。
央行重磅出手,比特币闪崩
6月21日,据央行官网,近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要求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央行还要求各机构要全面排查识别虚拟货币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及时切断交易资金支付链路;要分析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资金交易特征,加大技术投入,完善异常交易监控模型,切实提高监测识别能力。
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提出“排查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说明监管想断OTC的态度,虚拟币容易引发投机交易并催生传销、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数字资产交易过程中,存在诈骗、洗钱等非法活动,整个行业面临较大的合规压力。区块链是有益的,但是虚拟币本身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好处。
据悉,OTC即Over-the-Counter,指在交易所场外进行的交易,虚拟币OTC交易,则是指不经过交易所撮合,平台不经手资金,买家通过线下转账的方式,直接转账给卖家。
另有业内人士称,虽然OTC隐蔽,但这次也约谈了不少银行机构,资金始终要从银行里流动的。
在央行发文不久,包括建行、农行、邮储等银行以及支付宝发文打击虚拟货币交易。
与4月创出的历史最高价64829美元相比,当前比特币价格已跌超50%。
从2020年9月到2021年4月比特币价格的高点,比特币价格上涨了近500%。即使最近有所下跌,其在过去12个月中的涨幅仍达到了150%。
截至发稿时,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到3万美元上方。
比特币市场连续第六周资金外流
美东时间周一,数字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发布数据显示,截至6月18日当周,比特币投资产品和基金已经连续第六周出现资金外流。
上周,比特币市场流出资金8900万美元。数据显示,6月月初至今,比特币市场流出资金规模已达2.45亿美元。
CoinShares表示,整体上来看,加密货币市场已经连续第三周出现资金外流,上周总计流出7860万美元,这是自2018年2月以来,加密货币市场持续时间最长的连续资金流出。今年6月份,加密货币市场净流出资金达到2.105亿美元。
据央视新闻,美国《财富》杂志此前称,加密货币的强烈波动性,使人们看到了历史上几乎从未有过的巨大金融泡沫。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席勒 (Robert Shiller)则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比特币现象更像是一场“流行病”,其后续影响很难估测。
剧烈的市场震荡和社会事件的负面影响,使投资者的信心值不断下降。福克斯新闻报道,越来越多美国商业巨头开始对加密货币表示质疑或反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5月召开的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巴菲特和副董事长芒格同时表示了对比特币的负面态度。芒格表示,此类货币助长了绑架和勒索行为,相关交易平台使市场变得“赌场化”,并抨击称加密货币的发展违背了文明的利益。
此外,由于开采加密货币(俗称“挖矿”)需使用大量高性能计算机进行昼夜不停地运转和计算,消耗大量电力,包括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等人也陆续宣布不再支持加密货币。
早在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提出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部分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全面深化试点地区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海南、大连、厦门、青岛、深圳、石家庄、长春、哈尔滨、南京、杭州、合肥、济南、武汉、广州、成都、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苏州、威海和河北雄安新区、贵州贵安新区、陕西西咸新区等28个省市(区域)。
除了从政策上推动数字货币,在日常应用中,也在快速探索应用场景。比如,在深圳,使用深圳通APP乘车二维码搭乘公交地铁,可以直接用数字人民币进行支付。并且,为了推动人们对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还推出数字人民币1分钱乘地铁优惠。可以预见,数字人民币将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在推广数字人民币的同时,对其他类型数字货币的清场行动也加大了力度。近期,央行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等,要求他们必须严格落实《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监管规定,不得为其他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意思很明白,既然数字人民币来了,其他数字货币大家都别玩了。
要不了多久,中国将只有一种数字货币,那就是数字人民币。
至于国际市场,美国的态度将决定比特币的未来。既然中国可以推行数字人民币,美国为什么不能推行数字美元呢?
事实上,早在2017年,美联储就提出了Fedcoin计划。Fedcoin是一种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可与美元进行等价兑换,但是之后这个计划被搁置了。2020年初,美国再次启动该计划。并且,美国数字美元基金会启动了数字美元计划,开始商讨建立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实际操作框架及步骤。
看来,数字美元也不远了。
可以预见,在数字货币这件事情上,美国最终会采取跟中国一样的策略,会由美联储主导数字货币的发行届时,美国也会给数字美元清场,打压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其他数字货币。那时候才是比特币们最危险的时候,是最终的审判日。
还是那句话,铸币权其实是一种税。既然是税收,肯定是国家出面来收,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容忍企业来对社会征税的。因此,任何由社会组织发行的数字货币,最终都会被边缘化。
从社会公平角度,由企业来发行数字货币,也是不合理的。试想一下,某家企业拥有数字货币发行权,那他必将拥有这个社会最大的财富,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理的。由国家出面发行数字货币,收益归国家,本质上也归全体国民。虽然也会存在各种问题,但与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相比,肯定要公平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