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Michael Saylor 的人生轨迹,不难发现 all in 一直是其人生的注脚。

原文标题:《比特币疯狂赌徒,Michael Saylor 的 ALL IN 哲学》
撰文:Hegel

因为这两年疯狂买入比特币,迈克尔·塞勒(Michael Saylor)已经成为加密货币领域名副其实的「大赌徒」。

目前微策略(MicroStrategy,股票代号 MSTR)总共持有 10.5 万枚比特币,占比特币总供应量的 0.5%,排全球上市公司第一位。

别人是用比特币来多元化资产配置、对抗通胀,塞勒则像是拿比特币来豪赌公司以及个人的未来。

从麻省理工的毕业生,到上市公司的 CEO,再到如今的比特币死多头,如果去回顾塞勒的人生轨迹,不难发现 all in 一直是其人生的注脚。

持有 10 万枚 BTC 的上市公司

如果看财报会发现,到 2021 年 Q1,微策略总资产 24.43 亿美元,其中 19.46 亿美元都来自数字资产。在现金流量表上,今年前三个月公司花出 10.86 亿美元,其中只有 44.7 万美元用来采购固定资产等「真实资产」,也就是说花的钱里 99.96% 都用来买比特币了。

这也让微策略老员工们非常不爽,本来是一家商业情报软件公司,但现在 BI 软件研发投入仅有 2948.2 万美元,连买比特币的钱的零头都不到。

「比特币这事怪怪的,我们这些员工就觉着吧,公司有点不务正业。」有员工在求职网站 Glassdoor (类似于」看准网「)表示。

微策略 2021 年 Q1 现金流量表

2020 年 7 月的季度会议上,塞勒宣布微策略计划购买比特币、黄金和其他替代资产,以替代资产负债表上仍持有的现金。

一个月后,微策略就用 2.5 亿美元库存现金购买了 21454 枚比特币。

2020 年 9 月和 12 月,微策略又分别斥资 1.75 亿和 0.5 亿美元购买比特币。

公司的 5 亿美元现金都花完了才买回来这么点比特币?或许是觉得还不够。于是,证券史上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2020 年 12 月 11 日,微策略发行了 6.5 亿美元可转债,全部用于买比特币。

业内公认,塞勒开创了两个第一:让微策略成为历史上第一家购买比特币并纳入资本分配策略的上市公司;是第一家敢借别人的钱买比特币的公司。

当然,借钱买币这事,胆子很大,骂声也不小。花旗分析师就多次发布负面评价,在微策略真的宣布发行可转债后,直接把对它的评级从「中立」下调为「建议卖出」。

有意思的是,微策略的股价并没有下跌;相反,随着可转债的发行,股票又开启了新一轮上升周期。

今年 2 月 9 日,由于微策略 World 2021 活动相当火爆,微策略股价涨至历史最高点,收盘报 1272.94 美元。几天后,投资情绪回落,但仍维持在 900 美元上方。

微策略近一年股价变化图(来源:纳斯达克官网)

当时,在职十年的老员工还倍感自豪,在社交媒体上炫耀道:「你看!我们老板入选币圈 2020 年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我们公司现在可是持有 7 万多枚比特币呢!」

微策略 2021 年 Q1 购买比特币的情况,可见塞勒多是在比特币价格下跌的时候加仓(来源:Coinsmart.com)

传统金融机构对微策略这个怪胎都不以为然。标普全球评级公司将微策略的发行人信用评级定为「CCC+」,低于「投资级」。汇丰干脆禁止客户购买微策略股票,称汇丰对这种「虚拟货币」没有兴趣。

不过,市场对微策略的热情却十分高涨。今年 6 月 14 日,微策略宣布完成总价 5 亿美元的有担保优先票据发行。对这笔债券,市场异常追捧,需求订单就高达 16 亿美元。

收到这笔钱后,6 月 21 日,微策略再次购入了 13005 枚比特币。至此,微策略总共持有 105,085 枚比特币,占比特币总供应量的 0.5%,排全球上市公司第一位。

算下成本,微策略一共花了 27.41 亿美元,平均每枚持仓成本 26,080 美元。其中,9.2 万枚比特币都交给子公司「宏策略」(MacroStrategy)管理。

可以说微策略就是在赌比特币。它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比特币的增值上,自身业务进展甚微,没有「实体经济」的产出,公司根本没法用足够多的收入来偿付利息。

表面看来,可转债要到 2027 年才到期,而且息票利率为 0,也就意味着只用在 6 年后付本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付利息的压力,不会有特别大现金流压力;但是,一旦出现 2014 年或 2018 年那样的超级熊市,比特币价格暴跌超过 50%,微策略就会资不抵债,濒临破产。到时候,微策略如果不想破产,唯一的选择就是抛售比特币换回现金。

一位来自 Seeking Alpha 投研网的分析师 Juan de la Hoz 算了下,微策略股价市值是账面价值的 2.92 倍,泡沫太高了。换句话说,花了 3 刀,买到的东西实际价值还不到 1 刀。

「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公司。总而言之,微策略的股票,大家该卖的就卖了吧。」

不过,塞勒似乎从来都不在意公司内部以及外界的评论。

从讽刺比特币到押注比特币

现在的塞勒如此痴迷比特币,这可是当年他从来没想过的。因为在 2013 年出版《移动浪潮》后不久,他还发推讽刺过比特币:

「比特币蹦跶不了几天了。这是早晚的事,它的下场跟在线赌博一样。」

当时,他还以为,比特币要么会被宣布非法从而被彻底禁掉,要么就比不上其他的加密货币,从而自己退出历史。

塞勒七年前讽刺比特币的推文

七年后,他终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成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赌徒」。

其实,这不是冲动,而是一个上市公司 CEO、一个麻省理工学院高材生出于现实利益的考量。

微策略对塞勒有特殊的意义。当年塞勒抱着参军的梦想去麻省理工学院读大学,毕业前两个月却被查出心脏有杂音,直接被空军拒绝了,所以在毕业前两月就「失业」了。在职场摸爬滚打两年多后,他才创立了微策略,这家公司几乎成了他当时的唯一信仰。刚当老板时,他还欠了一千多美元的债,没有房子,只能睡在朋友家里的沙发上。

创立微策略早期,塞勒表示自己的愿望是把微策略打造成像通用一样的商业集团,世世代代永久地传承下去。所以,他无数次拒绝了别人的收购请求。

当时坚决地不卖公司,今天他坚决地不卖比特币;当时要把微策略打造成百年帝国,今天又誓言要持有比特币至少百年,历史何其相似。

塞勒做微策略,曾经非常顺利,凭借自己在商业情报分析软件上的技术优势,顺利上市纳斯达克,一度让自己身价高达 70 亿美元,被美国精英时政杂志《华盛顿人》评论为「首都最有钱的男人」。

当时,塞勒才 35 岁,财富榜上第二名也只有 10 亿美元。

但进入新世纪后,塞勒和微策略遇到的风雨就越来越多了。

2000 年 3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指控塞勒和两名高管连续两年没有准确报告财务情况。当年年底,塞勒与美证监会终于和解,没有承认错误,而是交了 35 万美元罚金,并自愿放弃 830 万美元「非法所得」。随后,公司股价暴跌,塞勒个人资产据美国媒体报道也缩水 60 亿美元。

但微策略并未就此止步。此后它在公共和私营部门拥有了 4000 多个客户,包括可口可乐、强生和星巴克。在纳斯达克三个板块中,微策略上市的是全球精选市场 (Nasdaq-GS),相当于中国 A 股的主板。而且,微策略的蓝筹 SAAS 客户的续订率很高,许可和支持服务的经常性收入持续高企。

但是,在全球经济都不太景气的情况下,微策略也迎来了「中年危机」,盈利情况每况愈下。

2016 年,公司的净收益是 9091 万美元;2017 年,就直接缩水到 1820 万美元;此后有所回调,2018 年为 2250 万美元,2019 年为 3436 万美元;而到了 2020 年,就变成了亏损 752 万美元。

表格中间五列分别为微策略 2016-2020 年的利润表净利润情况(来源:Market Watch)

疫情开始席卷美国之际,微策略股价长期低迷,几乎就是一条直线,维持在每股 128 美元的水平。去年 8 月 11 日,微策略第一次买比特币的时候,股价没有特别明显的波动,但从这天起,微策略才开始摆脱很长时间以来的一潭死水。

此前有新闻称微策略共持有 10.5 万枚比特币,累计损失已超 5 亿美元,另外还被彭博社警告会有 7700 万美元的资产减记。

但如果仔细计算会发现,媒体的报道是有偏差的:微策略买币平均成本为每枚 26080 美元,截至发稿时,比特币在 FTX 交易所的价格是 34960 美元,粗略一算,投资比特币的盈利也有 9.33 亿美元,远超这几年传统业务的净收益。就公司股价而言,即使近期走低,也维持在 500 美元上方,远超去年年初的 120 美元。

另外,据今年《福布斯》的最近数据,塞勒个人资产超过 23 亿美元,重回亿万富翁行列,排全球第 1362 名。在加密货币富豪榜中排第四,仅次于 Coinbase、FTX 和瑞波的创始人。

如果把比特币之后的涨跌放到一边,至少就目前而言,塞勒押注比特币的战略算是成功的。

比特币的真信仰者?

很多人都很好奇:微策略投资比特币获利是获利了,但塞勒真的信仰比特币吗?

从一次次真金白银的豪赌以及从线上线下的比特币布道来看,没人比塞勒更信仰比特币了。

《时代》此前曾采访塞勒,记者做足了功课,开篇就问了个学术味十足的问题:

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提过一个概念叫‘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大意就是:一旦某个东西价格上涨,人们就会兴起投资热潮,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就算不相信这东西有价值,人们也会由于羡慕其他人的成功而加入赌博的行列。比特币,是不是就是这样的非理性繁荣的例子?

塞勒回复也很干脆:

哦不,恰好相反,比特币是个理性应对通货膨胀的教科书式案例。什么叫‘理性行为’?找到价值贮藏手段,实现保值增值。什么叫‘投机’?做空、轧空,搞死对方,这就叫投机。比特币投资根本就不是投机好吗!比特币是一种全新技术,就像是金融界的脸书和谷歌一样,将来增值空间很大。

记者不服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对普通人来说,比特币名声这么臭?」

这位记者指的是来自传统金融的杂音。股神沃伦·巴菲特曾说比特币是「老鼠药的平方」,今年还在股东大会上拒绝讨论比特币;摩根大通 CEO 杰米·戴蒙说比特币就是场「骗局」,搞比特币就是浪费时间,员工敢炒币他就直接开掉。

塞勒的反应十分温和:

这就是个范式转移的问题,怪不了任何人。何况,这些人都很聪明,所以才能在事业上这么成功。我们可以回顾历史,就不难理解了:当电发明出来的时候,地球上绝大多数人在听到这个词后整整 24 个月内,完全无法理解这究竟是啥玩意。哈佛有个哲学家叫托马斯·库恩,曾说过这样的话:一个新的范式意味着彻底改变看待世界的方法,而既得利益者往往是不会接受这种新事物的,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在下一代身上。因为,除非是发生战争或者极严重的事件,这些既得利益者才会转变观念;而年轻人是不一样的。

迈克尔·塞勒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的照片

记者追问:「那,你有什么野心吗?」

塞勒只说了一句话:「我要修复全世界的资产负债表。」

这一切都要回到去年三月。当时微策略已有了 5 亿美元闲置现金;当时的塞勒,还没有对比特币发生这么大的兴趣。某个雨天他眺望窗外,看了会对面的华盛顿纪念碑,就让下属去买美国国债了。

但是,美国疫情很快就失控了,成为比中国和意大利更严重的国家。为了应对经济冲击,美联储先是实行了零利率,后来又疯狂印钞,其规模甚至超过了人类五千年货币史。

「我们必须保证投资回报率要超过美元贬值程度。想来想去,也就比特币合格啊。」

今年的迈阿密比特币全球大会,塞勒也有出席。会上他又留下了让无数人激动的一句话:

「我认为比特币是整个经济宇宙中最安全、最可靠、最确定的东西。」

当然,也有人对他的「忠诚」提出了怀疑。

一位来自前苏联某加盟共和国的分析师 Vlad Costea 就很不喜欢卖情怀的套路:「我怀疑塞勒学过《孙子兵法》。他应该是从离开比特币开发组的成员,比如 Gavin Andresen、Mike Hearn、Jeff Garzik 那里吸取了教训,不打算真正发展比特币,只想维持现状。这对他的公司是最有利的。何况,他的公司合作伙伴就包含美国国安部、国防部还有军队,这怎么能说服去中心化的信仰者呢?」

孙子曾说:「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毕竟他是个很善于使用社交媒体做「品牌推广」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和特朗普、马斯克是同类。而且,如果没有媒体报道,人们都不会注意到,当时微策略空出来的 5 亿美元现金,是靠裁掉几百名员工、缩减公司传统业务得来的。

确实,人性和科技都很复杂,但对于不少比特币的拥趸来说,宁愿相信塞勒是真的比特币信徒,而不是马斯克第二。

人生就是陪上帝玩游戏,不 all in 就没戏

人们都喜欢说塞勒是个「狂热分子」(zealot)。关于这一点,二十多年前,塞勒就承认了。

「我的信念是:如果要玩一场游戏,那最好就 all in。没有任何例外。我不信那些留一手的人能笑到最后。」

塞勒信基督教,而且受过施洗。但在他看来,现实世界的生活,就像是在和上帝玩游戏一样。

「你看我的戒指——有个大坝对吧,还有个海狸。这只海狸就是在浪涛之中陪上帝玩游戏。爱迪生也是在和上帝玩游戏。洛克菲勒,卡耐基……这帮人都跟我一样,这辈子都不过是在玩一场游戏罢了。」

和其他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一样,塞勒也有近乎传奇的人生经历。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所以对人生如戏体会深沉。

1965 年 2 月 4 日,塞勒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因父亲是空军军官,他便从小周转于日本、新西兰、内布拉斯加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军事基地。11 岁那年,全家开始定居俄亥俄州,住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附近的费尔伯恩县。这个基地,就是传说中藏有飞碟残骸和外星人尸体的地方。

小时候的塞勒就住在据说藏有外星人尸体的空军基地旁边(来源:谷歌地图)

塞勒是个爱读书的好孩子,在高中母校 Fairborn High 留下了不错的名声。毕业典礼上,他被选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全校搞投票活动,他被选为「最有可能取得成功的人」。同学 Spahr 后来回忆道:「这家伙读的书比我们所有人都多。跟他说事,他总是能够把你带到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大谈一番。」

也正是由于对「轴心时代」(注:由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提出,指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向往,才有了塞勒这条始终置顶的、充满哲学气息的推特:

比特币是一群网络黄蜂,它们服侍的是智慧女神,靠真理之火为生,以指数级速度变得越来越聪明、敏捷、强大,背后还有加密能量之墙守护。

推特网友根据塞勒帖子绘制的「网络黄蜂」

有一次,一家媒体专访塞勒,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读书。他的答案可能是 99% 的人都绝对猜不到的:

父母想让他看「正经书」,而塞勒喜欢看漫画。对一个孩子来说,一本漫画书 25 分钱太贵了。为了培养塞勒的学习习惯,家里做出了一个决定:只要塞勒看完一本「正经书」,就付给他一毛钱(10 美分)。这样,为了攒钱买漫画书,塞勒就拼命阅读名著,不管到哪手里都拿着一本书。

他从小就明白:自己看的书越多,挣的钱就越多,这样就可以在市场上换回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一个暑假,他就能读完一百本「正经书」。即使是当上了互联网公司的老板,塞勒也至今保留着阅读纸质书的习惯。

上大学的第一天,塞勒穿着个剪掉了袖子的 T 恤就去上课了。T 恤上印着威豹乐队(Def Leppard)的图案,在上世纪 80 年代,威豹和迈克尔·杰克逊不堪伯仲。他还把胡子修成了乐队成员的模样,让人一靠近他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重金属味。大学期间,他还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跳到屋顶弹吉他,制造「奇怪的声音」。

兄弟们喜欢叫他「核仔」(Nuclear)。塞勒看起来挺喜欢这个小名,半醉半醒间曾说过:「我一开始就是学‘核工程’专业的,个性相当暴躁,有时候你靠近我都能感受到一股烈焰在燃烧。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所有人都得退下,像发生核裂变一样散开。」

塞勒身上还有一种「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质,所以对很多事都没那么敏感。在他当上华盛顿特区首富那年,一位邻居开车把塞勒的宅子撞了个稀烂,家具、燃气管道和外墙全都坏了。后来回忆起这起车祸,他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去现场的那五分钟有意思。但这事真没啥意思啊,办公室里每件事都比这家伙开车开到我家里重要一万倍呢。我当时还批评了秘书,说:就这破事,你打个电话跟我说声不就行了?干嘛要我去现场?也就房子出事了,又不是人命关天的事,我眼睛都懒得眨一下的。反正,坏掉的东西总可以修好啊。多大点事啊。」

刚毕业时,塞勒给财会巨头杜邦打过工,为他们做数据模型,预测增长情况。塞勒预测出来在 20 世纪最后十年会出现巨大的泡沫,杜邦业绩会暴跌。

高管们都很不开心,以为是塞勒的 Windows 电脑运行太慢了所以算错了,让他用苹果电脑重新算一遍。塞勒当时坚持己见,和公司吵了很久,最后杜邦决定给塞勒 35 万美元薪酬了事,让他自己开一家公司搞分析,别在杜邦办公室呆了。这笔钱,后来就成了塞勒创立微策略的创始资金。

他个性太强了,让人捉摸不定,所以尽管有许多秘闻,至今还是单身,从未结过婚。

在公司,他的性格也让员工既爱又恨。微策略曾被《财富》杂志提名入选 100 名最优雇主,但内部管理的混乱也让员工觉得很不舒服。

有一次,塞勒对华盛顿特区的记者说道:

「我从没说过想改变人世间的所有。但如果说要想带领世人从无知走向知,甚或是‘全知’的话,这里面多少还是有点宗教意味的。但说实话,如果上帝来到凡间,他会非常厌恶现在的这个世界。」

强烈的个性,执着且义无反顾的精神,信仰 all in 哲学,从这个维度来看,塞勒豪赌比特币一点也不让人不意外。

理解然后信仰

今年 5 月 15 日,塞勒发了条极短的推特:

「比特币永恒」。

塞勒今年发布的「比特币永恒」推文

不得不说,有这样的奇才下注比特币,对比特币社区而言,既是幸运,也是灾难。

作为爱看书的基督徒,塞勒应该了解中世纪的基督教曾经存在过一个影响了现代科学史的争论:人,到底是因信仰,所以才理解自己信仰的内容?还是因为理解了内容,所以才会有信仰?

塞勒的比特币信仰不是空穴来风。在决定买比特币之前,他已经认真地对比了现金、债券、股票、黄金、房地产和比特币等多种投资方案。

「以美元目前的 M2 供应量来算,2020 年会增加 5%,未来 20 年每年都会增加 24%。这就意味着购买力在不断下降。至少就未来 3-4 年来讲,我们手里拿的钞票,每年都会贬值 15%。宏观经济每年还有 2% 的通胀率。这笔账算下来,美联储这家伙,就好比是潜入了你家的后院,在明目张胆地抢劫你的财富。」

货币市场上,美元会越来越疲软。这就意味着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和大宗商品、黄金也不咋地。实际投资回报率几乎为 0,甚至是负的。」相比之下,「比特币比黄金优秀一百倍,甚至一百万倍。我不会卖比特币。我要持有比特币一百年。」

当然,无数人问过他:你们公司做的不就是比特币 ETF 吗?万一比特币跌了,那公司不就完了?

塞勒非常坚定:「比特币压根就不是证券!比特币是货币!」

对他而言,理解就是信仰,信仰就是理解。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尘世生活,还是比特币,都是如此。

在外界看来,比特币的巨大波动意味着极高的风险,加上杠杆更是让公司随时处在破产边缘,是对投资人的极不尊重。此外,投资组合高度单一化,也让微策略的股票面临着和比特币相似,甚至更高的风险,是一个 strong sell 的标的。

不过,以塞勒的性格,即使比特币真的暴跌,估计他也不会「悔改」。

他一直是那个义无反顾的人,那个在空军大院里靠看书挣钱的聪明孩子,那个喜欢跳到屋顶弹吉他的麻省学霸,那个想打造世世代代永存的商业神话的技术大腕。

那个信仰比特币的赌徒。

参考资料

Michael Saylor, the CEO Who Turned a Software Company Into a Bitcoin Company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2-24/michael-saylor-the-ceo-who-turned-a-software-company-into-a-bitcoin-company

Why MicroStrategy CEO Michael Saylor Bet Company Cash on Bitcoin—and Wants Other Corporations to Join Inwk

https://time.com/5947722/microstrategy-ceo-bitcoin/

The Seven Billion Dollar Man

https://www.washingtonian.com/2000/03/01/the-seven-billion-dollar-man/

From the Ground Up and Up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p-srv/washtech/daily/june96/061596saylor.htm

How & Why Michael Saylor & MicroStrategy Can Become Bitcoin Villains

https://bitcoin-takeover.com/how-why-michael-saylor-microstrategy-can-become-bitcoin-villains/

MicroStrategy 1Q21 Financial Statement

https://www.microstrategy.com/content/dam/website-assets/collateral/financial-documents/press-release-archive/microstrategy-announces-first-quarter-2021-financial-results.pdf

MicroStrategy: Balance Sheet Analysis

https://seekingalpha.com/article/4430815-microstrategy-balance-sheet-analysis

MicroStrategy’s Bitcoin Binge May Trigger $77 Million Writedown

https://www.bnnbloomberg.ca/microstrategy-s-bitcoin-binge-may-trigger-77-million-writedown-1.1619892

来源链接:www.shenliancaij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