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经历更多周期与危机的考验,NFT 背后的社区共识才能超越当前币价的维度。

原文标题:《淘金 NFT:局中人眼中的潜力与危机 | 链捕手》
撰文:胡韬

「所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这句话放在加密市场,可以改为盛世 NFT,乱世 BTC。」Redline Dao 创始人囧囧在手中的 Punk 价格上涨数倍后,向链捕手如是描述了他对 NFT 的看法。

今年 6、7 月以来,随着 Axie Infinity 的爆红以及 Cryptopunks 抢购潮的持续,NFT 迅速取代 DeFi 成为加密市场的主要热点,各类行业 KOL 以及阿里、腾讯等传统行业巨头均在 NFT 领域开始布局。

先是在 6 月 30 日,由越南游戏开发商 Sky Mavis 开发的链游项目 Axie Infinity 协议收入首次超过 100 万美元,达到 111.9 万美元。彼时,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Axie Infinity 的单日收入已经超过王者荣耀成为全球最赚钱的游戏。根据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的统计,王者荣耀今年上半年收入 达到 15 亿美元,日均收入为 84 万美元。

此后,Axie Infinity 的收入继续飙升,并在 7 月 16 日达到 972 万美元单日收入新记录,代币价格也较 6 月底上涨近 7 倍,最高达到 29.2 亿美元。在该项目的热点效应下,Sandbox、Mobox 等基于 NFT 的链游项目也迅速走红。

与此同时,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Pudgy Penguins 等头像类 NFT 项目也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成交价不断创造新高,其中最昂贵的一个 CryptoPunk 以 4200 ETH 售出,按目前价格计算高达 1638 万美元。

交易额最高的 10 个 Punk 来源: larvalabs

也正是在 7 月,囧囧在朋友的「怂恿」下以 35 个 ETH 买下自己的第一个 NFT,也就是 Punk。此后,他在购买 NFT 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陆续购买了 Bored Ape yacht Club、Bored Ape kennel Club 以及 Rivermen 等多个类型的艺术 NFT,耗资超过 100 个 ETH。如今,囧囧仅 1 个 Punk 的市场价值就超过 100 个 ETH,其它 NFT 亦增值许多。

另一名链游玩家林祎祎则在 Axie Infinity 爆红的刺激与朋友的推荐下,瞄准了 BSC 链游项目 Mobox,投入近 2 万 U 购买三十余个游戏 NFT MOMO,期间一直在挖矿以及参与游戏战斗,由于此后赛道的持续热度以及币安上线其代币,最高账面收入也超过数十万美元。

9 月初,错过多轮 NFT 财富效应的投资者张榕在看到多家媒体推荐 Loot 后,当即决定与几位朋友共同出资 8 个 ETH「拼单」购买了一个 Loot NFT,此后一天时间即价格翻倍,同时空投的 AGLD 代币最高价值也超过 4 万美元。

囧囧、林祎祎与张榕的故事正是如今 NFT 市场财富效应的一个缩影,几乎所有前期参与者都赚得盆满钵满。

那么,为什么头像类 NFT 能获得如此高的估值?在很多行业人士看来,这些 NFT 更多的意义在于身份地位的象征,尤其是 Punk 等具有符号性的 NFT,对行业 KOL 式人物非常具有吸引力,而在市场情绪的渲染下,更多的投机者也加入了这场财富博弈。

「作为社会人,许多活动和消费的唯一目的是公开展示自己可以浪费多少能量。」BitMEX 创始人 Arthur Hayes 近日撰文表示,从能量的角度来看,NFT 化的艺术完全没有价值,但它将代表在纯数字世界中展示社会地位的最终方式。

囧囧对这个观点也非常认同,此前也有朋友对他调侃称「你有 Punk,你就不是普通炒币侠了,你就是数字贵族。」

「在未来的虚拟世界里,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身份认证,这个天然和 NFT 相契合。」囧囧向链捕手说道,「在元宇宙里,每个人身份的体现就是 NFT,你拥有了 Punk,你不是数字贵族谁是数字贵族呢,并且随着 Punk 的价格水涨船高,数字贵族这个标签就被死死钉上了。」

由此,购买 Punk 等头像 NFT 的用户往往都会将其图片作为自己的推特、微信等社交媒体头像,以增进自身在社交关系中的形象,同时也是进一步推广系列 NFT 的理念、提升市场热度。

由于用户对 NFT 的高涨热情,支付宝、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推出 NFT 发行平台,联合 IP 版权方发行相应 NFT 供用户抢购,帮助第三方机构与企业提升用户粘性、多元化变现渠道,例如支付宝就先后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动画《刺客伍六七》、电影《白蛇 2:青蛇劫起》发行付款码皮肤 NFT。

在 8 月中旬,《我的世界》中国版开发团队之一、B 站大 V「国家建筑师」也正式推出基于《清明上河图》体素版本的 NFT 盲盒,总量为 1 万个,定价为 0.04ETH,相当于销售总额达到近 998 万元。

进入 9 月,Loot 的财富效应则更令人咂舌,用户免费领取的 NFT 在一周多时间即升值至近十万美元。由于该项目 NFT 具有「乐高积木」的可组合性质,被许多 KOL 认为是「NFT 构建块」与「NFT 范式的转移」,在 NFT 领域类似于从 BTC 到 ETH 的进化,也使得图片型 NFT 与链游形成更紧密的关系。

Loot NFT

「Loot 是第一个可投资的加密原生游戏;Dark Forest 曾是第一个但尚不能投资;Axie Infinity 不是加密原生,而是类似于 Pokémon,不是由加密唯一启用。」Multicoin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在推特表示该机构已经投入数千万美元购买 Loot 后,如是说道。

Electric Capital 创始人 Avichal Garg 则将 Loot 视为 NFT 第三次重要创新,第一次重要突破是以 CryptoPunks 为代表的收藏品 NFT,第二次重要突破是以 Art Blocks 为代表的生成艺术 NFT,Loot 则凭借着「社区拥有的游戏」引领第三次重要突破。

「这是 NFT 生态系统第一次具有来自社区而非创造者的价值。它反转了创建和评估 NFT 的当前模型。」Avichal Garg 表示,「 如果 Loot 有效,它可以实现游戏玩家长期以来渴望的可互操作的游戏平台——在游戏之间随身携带你的神袍和武士刀,因为开发人员终于有了实现互操作的方法。」

如今,NFT 领域的创新仍然在持续发生,同时种种现象用「疯狂」来形容也不为过,其接下来的走势与潜在的风险也引起许多行业人士与玩家的关注,特别是许多 NFT 流动性较差、市场热度的可持续性等问题。

知名加密分析师发推表示,他认为 NFT 目前还没有泡沫,但一旦它们被分割并作为衍生品进行大规模交易,就是泡沫扩张的时候,「大空头和 2008 年房地产崩盘的场景同样适用于未来的 NFT 市场。」

曾投入数万美元购买 NFT 的玩家欧阳彦则对链捕手表示,他认为 99% 的 NFT 都是泡沫,最终都会成为泡沫,但在新的技术应用的过程,往往其实都会产生一个巨大泡沫,这是很难改变的规律。

「但是从用户量、交易量来看,NFT 市场仍然处于早期阶段,而且很多传统艺术家与大 IP 还没有入场。」因此,欧阳彦对 NFT 市场的未来仍然持积极态度。

囧囧也表示,他认为当市场从牛转熊、热潮退去,90% 的 NFT 都会归零,但未来人类所有的非同质化资产都会基于区块链的 NFT 协议来记录和流转,它的价值不可否认,只是需要在甄选 NFT 时格外慎重,挑眼有长期价值的 NFT,例如他主要会评判社区共识度、稀缺性与流动性等要素。

欧阳彦则表示,他主要从团队运营能力、作品的可识别度、IP 属性几个层面判断 NFT 的价值。

目前,Cryptopunks NFT 的地板价较高点下跌超 30%,近 24 小时交易量为 1240 ETH,较 8 月 28 日巅峰成交量 43871ETH 缩水近 97%,反映出市场情绪的明显回落。

同时,Loot NFT 的地板价也较高点下跌超 68%,回落至 9 月 2 日爆火之前的价格。

长期而言,价格的回落可能只是这些 NFT 项目面临更多危机的开始。「像所有社区拥有的项目一样,Loot 将有其炒作周期和幻灭的深谷即将到来,它必须至少在一场生存危机中幸存下来——吸血鬼袭击、黑客攻击或严重的设计缺陷。如果它幸存下来,社区就会变得更强大。」Avichal Garg 表示。

所有其它 NFT 项目也是如此,只有经历了更多周期与危机的考验,NFT 背后的社区共识才能超越当前币价的维度,真正在社区文化层面打下牢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