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爸 比特币矿场里的“南霸天”

他如同雄狮渴血一般强烈渴望财富,充满了原始的野性张力。

进入矿圈的人,大抵都是惧怕平凡日子的,谁也不想空有一腔热血无法进行激情的燃烧,于是,选择了矿工这个风险、乐趣、收益、博弈并存的一种职业。

初识花都爸,他便给我这种强烈的感觉。

他如同雄狮渴血一般强烈渴望财富,充满了原始的野性张力。

花都爸是典型的风险规避者,他从来不会把自己全部身家投入到一件事情中,他一般会做资金的分配,比如投入三成到比特币挖矿当中来。

“前进之前先想好退路,我觉得承担风险的能力应该是要大于赚钱的能力的。”所以,花都爸一直谨小慎微,但也正因为他“留好后手”,所以,他不是获利最大的那个,却绝对是损失最小的那个。

今天,矿海会英雄榜给您带来的是矿圈“南霸天”——花都爸。

古今多奇变

花都爸是学通讯行业出身,2006年毕业就进了移动公司。

都说跟”穷”相关的新兴词汇才能撩拨年轻人们的敏感神经。但花都爸此时经济并不拮据。但当同事孙哥跟他聊起比特币的时候,他还是灵敏地嗅到了“钱”的味道。

那时还是2012年,此时的他依然在移动公司朝九晚五上着班。带他进圈的孙哥在闲聊中无意说起可以用电脑挖一种数字货币。那时候的相关资料不多,孙哥也不能完全说个所以然来。最后,似懂非懂的花都爸凭着对孙哥的信任,开始利用空闲时间来挖,当起了“兼职矿工”。

那时候的市场行情,一台家用电脑一天都能挖好几个比特币,因为挖得容易,所以币价也一般,大家都是“赚个闲钱”的心态。

就这样挖了一年多。时间来到2014年,新年初始,比特币就开始下跌,进入了熊市。

币圈的熊市跟传统行业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花都爸却在这个时候从移动离职,开始了首次创业,做了运营商的经销商,开了一个手机店。

正是智能手机火爆的时候,以暴利闻名的手机店让花都爸赚得盆满钵满。一边是持续走低的比特币,一边是利润50%的手机。两者权衡了一下,花都爸决定全身心投入到手机店来。就这样,他从一个手机店,开到了十几个手机店。

蛟龙再入海

2016年八月,许久未联系的孙哥突然找他聊天,讲起自己在币圈的故事。

“我很能明白孙哥的倾诉欲,就跟我现在似的,总想跟身边的人说说。”花都爸笑着说。

原来孙哥从2012年接触到比特币,就彻底爱上了它。从炒币到挖矿,几年时间,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他想扩大规模,就想起了曾经一起当“兼职矿工”的花都爸。两个人聊了很久,他在孙哥的“洗脑”下,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挖比特币的重要性。两人一拍即合,他就跟着孙哥,开始了正式的比特币挖矿的生涯。

“跟第一次挖相比,这次才算正式的,之前那就是玩儿。”花都爸决定这次花大力气去投入,而非早前的那种浅尝辄止。

既然决定投资比特币挖矿,他们左思右想商量了很久,最终两人意见一致地否决了买几百台矿机进行托管的做法,还是决定自己建矿场。

“都是从不会到会,那个时候我们找了好多矿场去学习。”在这个过程当中,花都爸知道了建矿场首先是得有稳定且便宜的电。所以,找电是最重要的事情。

两个人盘算了一下,先飞到昆明,然后坐车到怒江自治州。找了一家供电公司看名单,看这个区域内有多少水电站,然后决定一个水电站一个水电站地去找。

“找水电站这活必须亲自去,虽然耗时,但是心里有底。”他们租了一辆越野车,开始各个深山老林里转悠。

“就跟你们现在看的野外生存差不多。”崇山、峻岭、陌路,各种各样的阻碍。越野车里一般都会备上很多干粮、水,以防在野外呆上三五天的时候饿肚子。

这个过程让人受不了的是意外,有一次,他们在找电的路途中,突然遇到泥石流,差点摔下悬崖。

“那一时刻,脑子是懵的,本能地去猛打了几圈方向盘,最后车子才脱险。”回忆起惊魂时刻,花都爸还唏嘘不已。“不敢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历经各种风险的花都爸并未就此打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四个月时间里,他们找到一个适合建矿场的地方。于是马上动工,紧赶慢赶,第一个矿场在2016年12月建成,大概规模为1500台矿机左右。

矿场是建好了,但纵观整个矿场,都是他们俩投入了大部分家当购进的矿机,用户托管的一台也没有。

他们决定建一个更大的矿场,并且除了自己的机器,也可以对别人的机器进行托管。矿场规模越大签下来的电价就更加便宜。

于是,从第二个矿场开始,他们主要精力还是去找便宜的电,并且货比几十家,才能确定。

这一次,他们俩还去了四川。不过四川的甘孜、大凉山这样的路就更加难走了,因为非常的窄,只能允许一辆车通行,会车都会不了。

2017年3月份,他们成功建了一个六七万负荷的大矿场。

当然,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在建矿场的过程中,也曾踩过坑,当时投资了一个1万多负荷的矿场,投入500多万,基于种种原因,到现在还没有通电,矿场也只能扔在那边成了“烂尾矿场”。

大风起兮云飞扬

花都爸建矿场,会在边建的时候边招机位,所以他的矿场,不会出现空缺机位的情况。并且他的客户基本上都是他之前移动的同事,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有抗风险的能力。

“花都爸每次都对要投资的朋友再三叮嘱,让他们只配置百分之二三十的资金到投资中来。他总是小心翼翼,不厌其烦地劝导我们,要想赚钱得有能力亏欠。”花都爸的一位老朋友告诉我们。

总体来说,跟着他做的这些朋友还没有亏钱。所以,现在的熊市,对他影响不大。

跟其他的老矿工相比,他可能不如那些老矿工有信仰。因为自始及尾,他一直是个商人。

哈罗·悉尼·吉宁经典书籍《职业经理人笔记》里面提到“从终点开始吧。因为只要你设定了终点,为了获得成功该做哪些事,就变得一目了然了。”

花都爸的终点就是赚钱。什么能赚钱,他就做什么。他的嗅觉又敏于常人,所以,身边很多人都去询问他生财之道。

真正有信仰之人很少卖币,花都爸截然相反,他很少屯币。他会在数字货币到达一个心理价位时抛掉。另外,他也不止挖比特币一个币种,比特现金、以太坊……哪种有价值,他就挖哪种。

跟很多人“All In”挖矿的毅然决然相比,花都爸显得理智多了。他在挖矿的时候,会给自己留后路。比如他挖以太坊的时候,买的是既能挖矿,也能用来打游戏的那种显卡。这样的话,即使挖以太坊赔钱了,显卡还可以卖给玩游戏的。

当然,体现他商人本色的,是他在区块链圈子,不局限于挖矿。去年行情好的时候,他自己炒币;ICO盛行,他做代投;他还准备发币,但是赶上“九四”,铩羽而归。

在牛市的时候,他无限风光,赚了不少钱。在行情好的时候,他做得很杂。在今年行情不好的时候,他开始陷入了沉思,他开始考虑如何在区块链圈子能长久下去。

这两年以来,他从一开始做到现在几万台的体量,让他对挖矿行业充满了信心。他心态比较平稳,不奢求暴涨,只是赚个差价。

他发觉矿场才是区块链圈子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大家都不挖矿的话,那么区块链圈子可能就不复存在的。挖矿,其实是为了实现共识的安全。

他说他自己很知道利用身边的资源。所以针对这点,我问他在挖矿这个行业,移动公司的身份有什么资源可以利用。

“之前挖比特币、以太坊,在运营商认识的资源没用,但是以后那个Filecoin(IPFS的激励层)如果上线的话,我认识的资源就非常有用了。”花都爸一脸兴奋。

Filecoin挖矿主要靠带宽和硬盘,他可以拿到比市面上便宜几倍的带宽,并且之前做硬盘挖矿的时候还认识很多硬盘厂商,这些都是优势。

所以嗅到Filecoin商机的花都爸去年就开始布局Filecoin挖矿,已经布局了6000根宽带,并且与一些硬盘厂商谈好了合作。万事俱备,只等Filecoin上线。

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花都爸俗气至顶,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钱便是钱。但一番采访下来,我却觉得花都爸特别真实,不说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也不扯犊子,他的人生目标才是芸芸众生都最渴求的。毕竟,连钱都不想赚的人,其实是很可怕的。

“我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一旦关注了,觉得可以就会马上去做。”花都爸信奉的是速度,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比别人抢先一步,就是抢占了先机。

 对于花都爸这样的人来说,冬天万物静籁,需求和机会可能被雪花掩盖,但雪化的那天,他绝对是第一个抓住先机的人。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3574.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