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十年 看矿圈老炮马哥一路走来的铁甲钢拳

能在法国施耐德电气做到「大中华区新能源市场销售总监」职位的人,会是普通人吗?当然不是!“是金子总会发光”,马哥注定了无论在哪个行业都能一鸣惊人。后来沉浸比特币矿...

能在法国施耐德电气做到「大中华区新能源市场销售总监」职位的人,会是普通人吗?

当然不是!

“是金子总会发光”,马哥注定了无论在哪个行业都能一鸣惊人。后来沉浸比特币矿圈,依然是风生水起,没费什么力气就奠定了江湖地位。

于是,本期的《矿海会英雄榜》就锁定了这位矿圈“赛诸葛”——马哥!

 

出走半生,归来依少年

这位矿圈小马哥关注到比特币,可以追溯到几百万年前(按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标准)。2012年,当时的小马哥还是一枚“网游少年”,玩《星际争霸》玩得飞起。

当时那款游戏出了第二部并准备上市了,于是他筹划着去购买一张比较强力的显卡,好好玩一把,72年出生的马哥,骨子里依然还是那个星际迷弟。

在购买的过程中,他发现熟悉的商品旁边有一个陌生的广告词——挖矿最强。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老板,这挖矿是个什么东西啊?”老板一脸蒙圈回复他:“不知道是啥,但是买的人很多。”

当时也算互联网发力时期,时不时冒出很多新名词,但挖矿确实从未听说过,凭直觉,也知道跟挖煤矿不是一码事。

“万事问谷歌”,好学的马哥就开始了依靠谷歌知道了比特币、知道了挖矿,还有CPU性能,GPU性能、代码等各类新名词。

疑问就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知道了比特币,但为什么这个比特币能这么出名?冥冥之中马哥搜到了那篇创世般的论文《A Peer-to-Peer ElectronicCash System》。

“仿佛看到了新大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相信我,任何人都会情不自禁深陷其中的。”马哥现在回忆起来,还能感觉到当时热血沸腾的新奇感。

反复又看了几遍之后,已经四十不惑的马哥就如同当年春心萌动的少年,不仅疯狂低爱上比特币,甚至把他整个的经济观和金融观彻底改变了。

”当时感觉是突然从井底跳出来了一样,看到的全是陌生又奇妙的东西,那种感觉非常好。”他很惊喜,并且开始用HD5970来挖矿,当时每个星期能挖两三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在13元到62元之间,一直在波动。

“当初的那些比特币,每一枚的价值和价格我都还历历在目。”回忆当初,马哥唏嘘不已。

虎啸龙吟

马哥初识比特币时,比特币的价格还不是很高,到了2013年3月份的时候突然起来了一波。

当时是塞浦路斯债权,账户里面超过一定欧元的富人直接被政府没收20%的财富,这在当时影响巨大,高净值人群群情恐慌,并且产生了急切的避险情绪,这时候的比特币就是拯救他们财富的新大陆,于是,一波操作猛如虎,比特币瞬间冲到了200多美元。

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回到国内,在塞浦路斯事件出来之前,2013年的三月份阿瓦隆在bitcointalk.org论坛上面悄咪咪地就发布一款性能强劲的ASIC芯片,立马遭到用户疯抢。马哥也是疯抢的其中一份子。

当时的南瓜张还只是小众KOL,让台积电帮忙做点什么事,当时这个芯片厂商还不怎么搭理他,供应得不及时。所以说第一代矿机其实是跳票的,左等右等,将近一个月这笔订单他们才拿到。而且那个时候没有整机生产商,仅有开源的电路图,得他们自己来贴片。

那个时候,真的太小众了,马哥可以说是见证了整个国内矿圈的波澜起伏,如今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烤猫、吴忌寒、南瓜张,他们的发迹史,早入圈的人几乎都是见证者。

“虽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我的传说。”现在的很多人,说起风起云涌的2013年,还是难挡兴奋。

当时的马哥就像有了一个盛世美颜的小女友一样,恨不得介绍给全世界认识。有一次同事聚会,马哥情不自禁说起了比特币,他在饭桌这头双眼放光。同事在饭桌那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马哥顿时感到无趣。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给同事科普过比特币。

可以想见的是,到了后来,那些当初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马哥的人,如今看到马哥,都是“大神”、“预言家”不绝于耳,到现在,他在老东家施耐德电器里面还有很多的粉丝。

马哥是清华的工业工程硕士,极具号召力的他让同学交班费买比特币,并且承诺年底肯定翻番。

“结果年底翻了好几倍,可把我这些同学高兴坏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跟清华经济学院的院士姚建讨论过这个问题。马哥当时当着大家的面说,比特币的价格在2017年必须要超过8300美金。而且他说,只要比特币不死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价值归零,要么天价,没有第三种选择。

“比特币不可能在一个中间价徘徊,不可能在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徘徊。”马哥说这句话时斩钉截铁。

后来11月5号政策刚发行的时候,姚建院士特别给马哥打电话说你的比特币有危险了。马哥说不危险,现在只是中国的打压,除非全世界的政府都打压的话,而且一个都不能漏。那时才是真正有危险。

但是从国家博弈角度来说,中国打压的也许就是其他国家欢迎的,比特币不会那么快就死,而且就算它死了,归零了,他也心甘情愿。

马哥的第一台ASIC矿机从采购芯片到现场进行贴片到电路图,全部算下来,所有的花费共计14万。以当时的算力一天能挖65个比特币,每个300多块钱。他放在家里挖了22天,结果因为太吵,家里孩子受不了,就21万把矿机卖掉了。

在2015年之前,马哥都是自己找地方挖矿,那时候他自己的矿机也不是很多。最初的那个矿机卖出去之后,马哥开始找些棚子、库房之类的地方挖矿,但是电力一直都是一个问题。

“当时没有想到做规模化,几百台的矿场就算很大了”。后来马哥开始意识到规模化是挖矿的必然趋势,所以他就立即投入精力去做大矿场。

目前马哥已经建了三个超级矿场,正在建第四个,如果这四个全部都建好的话,加起来有十万千瓦,主要是在甘肃,基本上都是挖比特币的,因为他对其他的币种不太相信。在他看来,除了比特币,其他全都是山寨币。

14年他看到了以太坊的白皮书,他觉得以太坊的技术是可以超越比特币的。然而当时比特币的算力已经很吓人了,就像黄金,比黄金质地更好的金属也有很多,为什么大家还是只认黄金呢?

“谁最先占据了共识,谁就能占领世界。而且我始终认为pow是迄今为止最安全的共识机制,虽然pow需要消耗能源。但是也正是因为它消耗能源,才更能体现价值,这点跟淘金热让金子更有价值是一样的道理”马哥语出惊人。虽然惊人,但细细品来,竟有绕梁三日之感。 

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曾经卖掉过一部分比特币,后来就一直囤着比特币,再也没有卖过。”谈到信仰,囤币小王子马哥的愿景是以后能直接用比特币消费,不用再兑换成法币花掉。

“宝二爷前段时间不是在美国用比特币买了劳斯莱斯嘛,以后中国也会是这样的趋势。”马哥的信仰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他用实际行动来捍卫自己的信仰。

“挖矿逐渐会变成一个只有寡头可以玩的游戏,越来越规模化、集约化、系统化,以后私人的矿场会越来越少。”马哥目光悠然,仿佛看到了远方的矿场。

按照马哥的预测,如今鳞次栉比的千台规模的小矿场,未来都会消失。

“还有,未来私售电会彻底消失,国家一定会管。电会成为一个争抢的香饽饽,电力稀缺了,挖矿的成本就会越来越高。”马哥已经在未雨绸缪。

说到这里,小编问了一个很多小散朋友都比较关心的问题,现在进场挖矿,是不是一个好时候?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想要进场,其实不算最好的时机。非要进场的话我觉得可以跟着机构来走。用更低的成本来获得更多的利益,这样相对来说风险低一些。”在矿圈扎根6年的马哥语重心长。关注收益之前,得先关注风险,做好风控才是首要因素。

“我不想长期套进去,就薅薅羊毛行吗?”小编做一脸天真样。

“如果你是投机的话,就不用去挖矿,直接买币炒币搞期货就行了。”马哥认为挖矿以后肯定不是一个投机的行业,而是一个长期的稳定投资的行业。看到“入行心切”的小编,马哥还生怕我们误入歧途,再三叮嘱。

整个和马哥的采访下来,会发觉他就是有让你肃然起敬的本事,他之于比特币、之于矿圈,就好比汽车的尾翼,让矿圈增加了很多附着力,也提高了行业的稳定性。

别看他在圈子里顺风顺水,收获财富无数,但他还有壮志未酬的一件事,那就是自始至终,他都在追寻,追寻现实世界里的BTC精神领袖。在他看来,BTC的维度里,一定存在一个与之完美契合的上帝。但这个上帝身在何方,如何具象化?他苦苦追寻了几年依然未果,成了很多只看财富的人眼里的“偏执狂”。这样“固执”的马哥,行业里多多益善。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3578.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