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调查 | 暗网:比特币被始乱终弃之地

“96%的互联网数据无法通过标准搜索引擎访问,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属于无用信息,但那上面有一切东西,儿童贩卖、比特币洗钱、致幻剂、大麻、赏金黑客……”——《纸牌屋》

来源 | 猎云财经

文 | 李金三

2018年大热的区块链让很多人都成了币圈的韭菜,连最近常见的攻击事件也都与挖矿或币圈交易所遭窃有关。在此之前,暗网才是加密货币的主场。

根据 Recorded Future 在 2018 年年初发布的报告,短短几年内,暗网中交易所使用的货币虽然依旧以比特币为主流,但更方便、更安全的莱特币乃至门罗币等加密货币也逐渐风靡。

01

真相:暗网流量仅占全网0.05%

我和大多数网友一样,对计算机技术一窍不通,如果没有高人帮助,我连暗网的门都找不到。几经周折,我找到了一位有故事的老师傅来帮忙,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老斯基。

老斯基是一名淡泊名利的电脑基础知识爱好者,虽然已经玩了20多年的扫雷,但他从不提起自己的过去,现在是一名合法的网络安全公众号作者,每天向大家揭露黑产和网络骗局。

“你是不是听过一种说法:暗网和表网就像一座漂浮的冰山,表网是浮在水面上的部分,海面之下暗网占据了96%?”还没等我正式提问,老斯基先向我抛出了一个问题。

冰山理论:由于媒体对章莹颖绑架案大量猜测性报道,大量群众第一次得知暗网的存在,在媒体的描述中,互联网就像一座巨大的冰山,大部分网站都潜藏在水面之下。

但是,96%无法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互联网数据,其实是深网,暗网只是深网的一部分。

2017年6月9日,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遭绑架案,虽然案发仅20天犯罪嫌疑人便落网,但时至今日,章莹颖仍未被找到。与此同时,暗网开始以“冰山”的印象走进人们视野。

事实上,与数十亿人次访问的表网相比,暗网的规模小得多。每天使用 Tor 的人只有约 200 万,而这 200 万人中,也只有一小部分去访问暗网,以访问人数计算,暗网流量不会超过全网的0.05%(由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 We Are Social 和 Hootsuite 共同发布的“数字 2018”互联网研究报告称:2017年全球互联网用户总数已达40亿)。不过,就有效信息量来说,也许还是暗网更胜一筹。”老斯基给我上了关于暗网的第一堂课。

如图,表网占4%,深网占96%,暗网仅占深网的一小部分

这张流传甚广的图片十分形象的向我们描述了暗网和表网的关系,同时让我们误以为水面下96%全是肮脏的罪恶。

其实不然,在这96%的“深网”中绝大部分都是“无用信息”,也包括校园网、企业OA系统,政府内部网络等不对大众开放的区域网络,准确应该称为“深网”。

尽管网络上对暗网规模的统计有12万到30万个网址等不同数据,但据老斯基说,能真正被称得上是暗网的网址不过7000到10000个

暗网里面不全是罪犯和恐怖分子,更多的是各国的异见者、潜伏的记者、卧底的警察、甚至还有观光的游客。”老斯基话里有话,我就是那个“观光的游客”。

如果你想进入暗网,需要通过Tor浏览器。通过这个浏览器上网无法被追踪,个人隐私丝毫不会泄露。

这听起来非常酷,毕竟当今个人数据被滥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2018年3月26日,李彦宏出席某论坛表示“中国人不在乎隐私”,引起舆论激烈反弹。

在他的启发下,我开始使用Tor登陆暗网。

当时的心情还是挺兴奋的,那种感觉好比我10岁时候第一次去网吧,又如我大一时第一次使用IPv6协议时候的感觉。

首先Tor长这个样子,几乎可以说是firefox的开放版。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想象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暗网里的事物之丰富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上图是一个传说中的比特币场外交易网站,在这个网站购买BTC不会在任何中心化交易所留下痕迹。



这图上是一个信息贩卖网站,主要卖paypai和ebay的账户信息,似乎1个账户信息只需要1美元。

当然少不了卖假钞的,网站介绍里说这些钱不能存进银行,但能在店里花。按当下“汇率”是用26美元就可以买到100美元份额假钞

在这里想到很多年前古天乐主演的一部警匪电影,电影中古天乐收到一大笔黑钱(连号真钞),最终无奈全部烧掉。

美国信用卡体系十分健全,导致当地人有“毒贩才用现金交易”的刻板印象。

暗网上卖的最多的手机是苹果手机,只需要不到2000块钱就能买到一部苹果7 128G,全美包邮。

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家体彩信息网站,网站号称控制着58个不同国家的不同体育团队。此处应当@矮大紧。

2014年世界杯期间,高晓松在节目中大谈“假球论”。

暗网上几乎各国护照、户籍都有卖,比如上图这个网站中只需要1000美元就能成为“美国人”。

如果是真的,潜逃成本会很低,大佬们应该人手一份。

不过,如果你真的因为好奇、贪图便宜和寻求刺激,在暗网下单,那么,你有很大的概率成为诈骗者利用你这种心理钓到的又一条小鱼儿。

02

暗网=Tor+BTC

在暗网中,我遇到了一位年仅20岁的少年骇客赵日天。赵日天这个名字是我经过深zhi思shang熟nian虑ya后给他起的。

赵日天学习很好,5岁接触奥数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一路竞赛加保送,15岁便“跑”进北大攻读数学,某次非常偶然机会他开始自学编程,现在是一名“光荣”的北大肄业生。

相比于老斯基,赵日天不仅乐于分享,而且浑身充满着中二气息,但就是这么一个阳光的一个骚年,为我揭开了暗网里最残忍的一角。

“你确定你进暗网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日天的打字速度极快,主要体现在每句话后面那一串哈哈哈。

还没等我回复,他又甩过来一大串网址。

和表网相比,暗网网址像乱码

由于缺乏心理准备,接下来的内容给我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建议以下内容请18岁以下的宝宝在大人陪同下阅读。

还记得那个叫许豪杰的恶魔么?暗网里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儿童色情网站,赵日天告诉我,暗网百分之八十的流量都进入了这里面,图片我全都打码了。

一个名叫“你最小的女儿”的儿童色情网站,里面的“受害者”全部都是未成年少女,普遍只有十二三岁,最小的孩子只有五六岁。第一次觉得马赛克不是坏东西。

“暗网中存在超过一亿份儿童色情影像(2016),和大量的儿童色情视频服务和直播。有网站甚至要求用户上传 " 原创 " 的虐待儿童的视频,才能允许进入网站,以避免被举报和发现的危险,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进入网站的用户也都犯下了相同的罪行。

一部纪录片邀请到菲律宾当地一个非政府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向我们揭露,菲律宾宿务岛上有这样的村镇,几乎全村的小女孩都成为了儿童色情产业的牺牲品。

在妈妈的引导下,懵懵懂懂中为了生存便向镜头和镜头对面的陌生成年男人,展示自己的身体。

片中一位小女孩说,她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这个 " 行业 ",而她似乎也 " 自愿 " 选择了加入。

小女孩说着说着就落下泪来。

魔鬼最残酷的招数不是不由分说地拿走你所珍视的一切使你落入不幸,而是在通往地狱的道路上铺满鲜花撒上糖果,让你以为你最终的不幸是自己的选择。

这里的孩子,哪里有选择?他们不知道世上还有别的路。

对我来说,这事儿有点太超纲了,然而暗网中还有更反人性的事情。

人口买卖在暗网中是真实存在的,被绑架来的“性奴”会被强迫进行色情直播。而此类事件最轰动的莫过于去年7月一个英国模特去拍片,差点被当成性奴在暗网上卖掉的新闻。

2017年7月,一个20岁的英国模特妹纸接到了一个拍片邀约。对方表示,工作室在意大利米兰,需要妹子过去一下,报销路费,安排好了住宿。妹子和经纪公司都没察觉出什么问题。于是到了约定好的时间,妹子就直接去了米兰。

结果妹子的手臂上被注射了一种会导致四肢无力的药水,随后绑匪把她绑起来,塞进了行李箱。

事情后来的发展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意料,原来这个妹子虽然只有20岁,却已经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绑架她的戏精绑匪说:“虽然我绑架了她,强奸了她,并企图卖了她,但我是个'好绑匪',她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好绑匪’是不会卖买妈妈的!”当然绑匪还说:“我没说过上面那句话。”

上面那段是开玩笑,虽然最后妹子被救,绑匪被抓,但我认为这件事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这个绑匪虽然有点中二,但终归还保留了人性最后的余温,而媒体的大肆渲染可能会促使下一个遇到相似境遇的绑匪做出完全相反的决定。

我在暗网中的最后一站是大名鼎鼎的“丝路”,这是一个以毒品交易为主的网站,在这里,大麻的价格比香烟高不了多少。



丝绸之路也卖枪,但进入枪支页面需要登录,而且验证码是“选出大麻”。

没有什么比这还黑色幽默了,我看着这些图片一脸懵逼,显然这道题难度严重超纲!由于我不想注册也认不出大麻,所以我从别的网站里截几张图,让大家看下暗网怎么卖枪。

这个网站里只需要4400块钱就可以买到一把格洛克19,当然还需要买子弹,一颗子弹4块钱。

一把自动步枪比苹果手机都便宜。你觉得这是真货么?

令人高兴的是,在众多网站中,我并没有找到中文网站,而只是通过别的文章推荐看了一个小小的中文论坛。



在过往记录中还找到一位因为过不了安检而回不了家的湾湾同胞。

某竹联帮成员在热心网友的帮助下回家过年。

据说在更隐秘的暗网中还有坦克导弹等重火力武器,但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我对各种内容的探索皆浅尝辄止。

“现在后悔了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受到赵日天嘲笑后,我借机向他询问了对暗网的看法。这次赵日天并没有很快的回答我,在我以为聊天要凉凉的时候,赵日天难得打了一串不带哈哈哈的回复:

暗网=Tor+BTC。

03

比特币的“原罪

在赵日天看来,Tor和BTC的发展已经偏离最初的初衷。

就像电影里的情节一般,Tor这种“邪恶”的技术最初也是美国军方鼓捣出来的。

根据赵日天的说法,早在1996年,美国海军并提出打造一个隐秘系统。这个系统会让任何使用者在连接互联网时都会实时处于匿名状态,而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

“一来可以保护各个国家的异见者,普及美国人眼中的普世价值;二来能够为美国的情报人员提供信息交流的安全之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3年10月,这一想法开始正式实施,为使用者提供免费的匿名网上场所。由于保护数据的密码就像洋葱一样层层包裹,这个系统最终被称为Tor(The Onion Router)。

直到2011年,其60%资金仍来自美国政府,而维基解密则承担了剩下的很大一部分费用。

维基解密早期爆料几乎全部来自Tor,直至今日,Tor仍是其主要信源之一。

由于设计之初,就已经以不让任何软件检测到浏览痕迹和IP地址为目的,这个由美国政府亲自养大的网站,甚至强大到连设计者都无法销毁。好死不死就在这个时候,美国国家安全局(也就是你们在美剧里总是听见的那个 NSA)批准将Tor向大众开放,成为开源项目。于是 " 暗网 " 便就此诞生了。

2012年,“棱镜”项目揭秘者斯诺泄露了一份美国国土安全部内部的一篇《Tor糟透了》的文章。文件讲述了国土安全部在摧毁Tor过程中遭遇的种种困难,并很悲观地表示:“我们将永远无法破解所有Tor用户的真实身份。”

如果只是Tor还成就不了今天暗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9年,比特币横空出世。就像普通的现金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一样,比特币在互联网上可以用于任何交易,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和提现,一些网站甚至能接受比特币兑换美元、欧元等服务。

更重要的是,它允许匿名,没有人能追查使用者在购买非法物品时的交易记录,所以比特币的发明使得暗网如虎添翼。

就向前文中大家看到的那样,暗网中“儿童贩卖、比特币洗钱、致幻剂、大麻”通通是以比特币做计价交易的。

“如果没有比特币,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去贩卖儿童色情视频,哈哈哈哈哈哈哈。”显然不止是赵日天一个人有这种想法。

比特币在中国的待遇,堪称“看不惯又干不掉”的封杀史。

比特币已经落伍了,现在已经出现了更适合暗网交易的加密货币,这帮罪犯真TM的有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赵日天“夸赞”的是门罗币(XMR)、莱特币(LTC)、达世币等算力更加分散,匿名性更胜一筹的加密货币。

众所周知,比特币交易具有极强的匿名性,虽然每笔交易都“记录在案”,但交易者双方身份几乎无法确认。“其实比特币的匿名技术并非无懈可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日天如是说。

德国和瑞士学者的一项研究显示,约40%比特币用户的真实身份可被发现,这其中有些用户还使用了官方推荐的隐私保护措施。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者即将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称,比特币交易网络对少数大账户的依赖性与日俱增,这使得用户的身份安全性大大降低。日后,通过大宗交易追踪到交易者的真实身份将变得容易,这最终可能会使得如今被大量用于洗钱等非法活动的比特币不再受宠。

乔治梅森大学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一篇涉及到监管比特币的入门书,书中的评价大大降低了它的匿名性。

大额地址/交易监控APP,最小白的韭菜也知道观察大户钱包动态。

在各个国家情报部门的监督下,比特币正在丧失匿名性,变得越来越透明。加拿大魁北克省首席科学家 Remi Quirion 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暗网中与洗钱有关的比特币交易,其比例在不断下降,从2013 年的1.07%下降到了2016年的0.12%。

“只要正确使用比特币,便足以不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但显然门罗币就是为了暗网交易而诞生的。”

以门罗币为例,核心开发团队每过一定的时间会对共识机制的算法进行修改与进行硬分叉,以确保能够有效对抗ASIC的出现与算力垄断。除此之外,门罗币在区块链模糊化方面与比特币有显著的算法差异,在门罗币的网络中,只有交易双方能够看到交易数量和地址,这两点变化致使比特币的缺点不会在门罗币身上出现。

“技术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失控了,等到去中心化交易所成熟,暗网里的交易将无人能够阻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问题不是出在技术上!”老斯基则表达了与少年骇客赵日天不同的意见。



2016年1月,快播案全网直播,王欣的“技术无罪论”刷爆各大网站,至今还影响着中国的互联网。

虽然舆论最终判定技术“有罪”,但显然不止一个人和王欣想法相同。“总有人把人性的恶归结给工具。”老斯基说了一句老生常谈的话。

“起初是没有那些东西的,你知道的,就是你后来在暗网上看到的那些东西。大家一开始只是为了保护个人的隐私,制衡失控的权力。”

老斯基从根本上否定罪恶和技术的关系。“几张图片,几段视频就让你愤怒了?就让你觉得这是人性最深处的恶了么?如果有人用BTC贩毒就是脏的,那纸币是脏的吗,黄金是脏的吗?

当我说,法币可监管,Token无法监管,老斯基继续抛出了N个反问句:“法币的监管杜绝了罪恶了吗?毒贩都不用纸币交易了?还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毒品了?”

政府应该接纳隐私币技术的潜力,例如,保护个人信息的隐私。我们可以避免剑桥分析丑闻(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再次发生。有了隐私币技术,社交媒体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用户能够持有自己的数据,并且受到密码学保护。”

犯罪分子用来掩盖其罪行的隐私技术同样可以为政府、企业以及民众所用。通过这项技术,我们能够实现数据加密,防止受到犯罪分子的侵害。这项技术已经存在,作恶者已经在使用它。国家也应该更好地去利用这项技术,而不是进行打压。

话说到这里,我突然抓住老斯基的一个漏洞,反问他:“如果照你这样说的话,技术是好的喽?

老斯基卒······

后记

之后老斯基再也没回过我信息。

据外媒报道,在“丝绸之路”创始人乌布里希被逮捕后一个月,Space X前工程师本特霍尔创建的“丝绸之路2.0”上线,在本特霍尔被逮捕后,“丝绸之路 3.1”王者归来。

直至今日,美国FBI仍在与之周旋。

另外,有意思的是,虽然赵日天将暗网的乱象大多归结于技术,但他仍然坚持每天用他的计算机技术尝试攻击儿童色情网站。

技术到底是好是坏,或许永远也没有结论。但能消灭人性之恶的,也许只有人性之善了吧。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4032.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