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这是OKEx情报局的第288篇推送-4月14日晚间,几张中国农业银行钱包APP的手机截图在各大微信群转发,截图显示的主要是中国农业银行里可以兑换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页面,用户的银行卡内现金可以直接兑换为等值的DCEP,10人民币兑换10 DCEP。(注:DCEP 即 Digital Currency &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电子支付)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 网上疯传的钱包截图

从钱包截图来看,DCEP钱包与央行对于DCEP 特点的介绍十分契合。截图显示,这个钱包除了有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等基础功能之外,还将支持数字资产兑换、数字钱包管理、数字货币交易记录查询、钱包挂靠等功能。紧接着,4月15日,“央行数字货币DCEP正在农行内测”这个话题就占据了各媒体头条,朋友圈、微信群也霸屏。根据媒体报道,央行正在中国农业银行的钱包应用上对DCEP进行内部兑换使用测试。由于是内测版,只有白名单内的客户才可以体验测试,没有进入白名单的用户无法注册使用。从钱包内部注册信息来看,目前的测试网点地区是在深圳、雄安、成都、苏州。此前曾有消息称,央行数字货币在深圳、苏州等地试点,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两大互联网巨头阿里与腾讯都会参与内测试点。如果这次内测消息属实,倒也证实了此前的猜测。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5年研发磨砺,央行数字货币进入倒计时早在2014年当时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提出研发数字货币的想法,到现在开始试点内测,至今研发了5年之久,可以看出央行在DCEP研发上的认真与谨慎。从曝光度和重视度可以看出,央行数字货币在2019年-2020年的研发进程明显加快,在战略层面的意义逐步上升。先是去年8-10月的密集曝光,中国人民银行多次发文和公开发言谈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开始闭环测试”等;到今年4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在北京召开了2020年全国货币金银和安全保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2020年的重点工作进行部署,其中提到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再到现在的内测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真的从去年的“呼之欲出”进入真正推出的倒计时了。根据央行此前在公众号上的披露,央行数字货币顶层设计已完成,接下来就是下一步将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安信证券和《财经》都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有望在2020年推出试点,建议密切关注国内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和推广进程。那么,有些人会困惑,央行数字货币是必要的吗?是不是一个伪需求呢?是必要的,且是很强有力的创新。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 对于央行为何要推出数字货币,央行行长周小川曾说过:“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个目的,数字货币并不是要用货币去实现某一种技术方案的应用,而是说,本质上是要追求一个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同时也要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总的来说,DCEP的研发有四个方面原因:第一,我国研究国家数字货币已有五六年之久,技术已经逐渐完善和成熟;第二,为了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竞争水平;第三,防范天秤币对主权货币体系的威胁,和洗钱、偷漏税等金融问题;第四,减少目前纸钞的印制、回笼、贮藏成本,增加支付便利性。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经济形势倒逼,

全球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加速近两年,之所以加快进程,我们认为,一方面是来自此前Libra数字货币项目对法体系的潜在挑战和威胁,另一方面是疫情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影响。面对这些影响和压力的,或者说意识到数字货币重要性的,不只是我国央行,全球央行数字货币都进入了加速通道。正如菲律宾联合银行行长Edwin Bautista接受采访所说,新冠病毒大流行将导致该国现金步入终结,将加快采用包括央行数字货币在内的数字银行服务。据IMF最新报告,迄今为止,有近70%的央行都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目前取得显著进展的也不在少数。2020年1月,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近期透露,他们正在模拟基于以太坊网络的支付系统中进行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测试,来查看银行之间客户支付的清算系统能否在一个基于以太坊的许可网络上运行。2月21日,瑞典央行开始其央行数字货币电子克朗(e-krona)测试。同月,美联储也表示,美国央行正在研究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4月2日,法国中央银行正在分析如何使用加密货币为CBDC提供支持。在最近的内部报告中,该银行强调以太坊(ETH)和Ripple(XRP)是可用于发行代币化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两种加密资产。4月6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在2021年对韩国央行数字货币进行试点测试。根据韩国银行的计划,本次测试首先要在2020年12月底进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设计、技术审查、业务流程分析和咨询等准备,如技术筹备充足,则将在明年1月至12月进行小范围试点测试。从全球的法定数字货币进程来看,央行数字货币已经被许多国家提上了日程,且战略意义重大,部分国家还将利用加密货币的优势来使CBDC更便捷和创新。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误解与炒作丛生,如何理解DCEP的影响?要说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会有什么影响?先来看看,4月15日早盘,数字货币概念股走强,涨幅居首。截至发稿,汇金股份、聚龙股份、高伟达涨停,奥马电器逼近涨停,飞天诚信、四方精创、数字认证等多股纷纷拉升,这其中主要是受到“央行内测DCEP”消息的刺激。很明显,大家都嗨了。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数字货币概念股走高这个消息算是央行数字货币自去年9月以来的一个重大进展,它对概念股的利好,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和币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说一点影响没有,也不至于,但是很多投资者可能不太了解DCEP的本质,或者加密货币的本质,盲目地把两者关联起来,有点过分自嗨了。而且,自从去年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以来,很多借着DCEP概念炒作的虚假网站和打着DCEP幌子的骗局就开始“猖獗”,各种建群,教投资者如何推广、如何参与DCEP投资。这里OKEx情报局再次提醒广大投资消费者,DC/EP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只是数字化的人民币,不存在炒作和任何投机空间,也不需要普通投资者去宣传推广,一定要提防各种骗局。DCEP是央行发行并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的,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的,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的,并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的可控匿名的数字人民币支付工具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已在钱包内测,DCEP发行将带来什么影响和商业机会?

通俗地来说,画几个重点:1、央行发行DCEP给商业银行,用户可以用现金跟行业银行兑换DCEP;2、DCEP本质是数字化/电子化的现金,它的功能和属性和纸钞是一样的,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3、DCEP具有无限法偿性,不会存在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方式一样被部分商家拒收的现象;4、DCEP顶多是和区块链技术有关系,和币圈关系不大,和加密数字货币更是不同概念,在地位上来说甚至是对立面。所以,建议不要过分放大央行数字货币对币圈的影响。至于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而且是巨大的。从个人层面看,DCEP改写个人支付方式,开启下一个支付新时代;从企业和国家层面,DCEP将颠覆贸易结算体系,促进金融科技创新;从货币体系层面,DCEP是维护主权货币体系稳定和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工具。从商业创新机会上,有很大的机遇,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和未来投入使用,将对现有的金融市场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同时也将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背后或许蕴藏着全新的商业机会。近日,国盛证券发布报告,梳理了央行数字货币生态体系下的潜在商业机会:1)发行环节:关注银行IT升级改造机会。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行将带动银行核心系统升级;2)流通环节:关注钱包服务提供商、支付服务提供商。钱包服务提供商将有望从数字货币交易、存管乃至增值服务中收取部分管理费用。预计央行数字货币的投放体系中仍然大概率会应用目前现有的清算结算体系,支付服务提供商将受益于线下的现金交易逐步向基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支付体系转移的产业趋势;3)管理环节:关注安全加密、KYC认证需求升级的机会。而在投资方面,国盛证券指出,建议紧扣央行数字货币产业链,把握“银行IT”“身份认证”与“支付服务”三大主线。1)银行IT。不管是为央行还是商业银行开发数字货币系统,不管是为数字货币添加特定字段还 是开发用户访问、应用系统,DCEP都无法离开银行IT服务商;2)身份认证。在人民银行申请的与数字货币有关的专利中,身份认证是不可缺失的一环,与之相关的技术是加密技术与身份认证(CA)资质;3)支付服务。尽管DCEP采用“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双层运营体系,但从专利中,商业银行以外的“钱包服务商”或许也会扮演重要角色,而拥有电子支付经验或牌照的厂商有望入围试点。总的来说,从未来经济发展趋势和金融领域发展前景来看,数字经济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潮或许将带来一场数字经济风暴。- END –

免责声明:本内容来自互联网公开内容,不代表BitChina.Net立场,BitChina.Net也不负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4249

联系我们

邮件: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