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收集一众行业大咖观点,探索区块链商业及应用。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说理、解密、预测和八卦,了解行业内幕,看咖说就够了!

投稿请联系 :tougao@conflux-chain.org

本期作者:Joyce Lin,资深科技媒体人,Conflux 社区代表,前 CoinDesk China 执行主编,对区块链行业有深入观察。”

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已经近在眼前,传统意义上的法币将迈向逐步消亡,尽管是以极为缓慢的速度。但目前为止, DCEP 的相关讨论多半仍围绕在抽象的理论层次,这里将通过一系列的文章,尝试更具体地探讨 DCEP 是什么及其未来可能的使用场景。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过去一段时间,新冠疫情爆发,举国之力都在防控疫情,谈论 DCEP 的声音也变得较少。但2月中旬疫情高峰时,人行紧急向武汉调拨新钞 40 亿元人民币并回笼现金进行消毒,说明了数字货币的附加价值。

有些人认为,本次疫情或有可能加速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进。我们之前谈过人民银行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在高并发的零售支付、低成本的跨境支付等方面都有很大想像空间。在探索 DCEP 的更多使用场景之前,想先讨论一下,究竟目前世界各国的 CBDC 都在往哪些方向做?其它国家的思路是什么?与中国的 DCEP 有什么不同?通过理清这些问题,也更能看出疫情后,DCEP 可以往哪些方向做?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第一个发行 CBDC 的国家是北非的突尼西亚。去年 11 月突尼西亚央行宣布启动 e-dinar,成为第一个真正将本国货币移至区块链平台的国家。然而突尼西亚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占比极小,而全球主要已开发经济体的央行,过去几年对 CBDC 都仍然停留在研究实验的阶段,外界始终不太知道这些主要央行对发行本国官方数字货币的真实想法。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不过,国际清算银行(BIS)近日发布了一份《零售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技术》(The technology of retail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研究报告,研究了在今年 2 月 19 日以前发布的 17 个各国零售 CBDC 项目或报告(不包含批发 CBDC 或是不涉及 CBDC 的跨境支付项目)。要知道,有“央行的央行”之称的国际清算银行(BIS),过去可是以反对加密货币著称的。其行长奥古斯丁•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一直到去年初都还多次在公开演讲中表现出对于比特币和以太坊不屑一顾的态度,将其视为投机工具。直到 Facebook 公布 Libra 计划震动全球央行界,卡斯滕斯才立刻大改口,对各国央行发行 CBDC 表示支持。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奥古斯丁·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来源:Wikimedia Commons)BIS 转而支持 CBDC 或许是迫于现实不得不这样做,但确实也没有闲着。这份研究堪称是目前为止对各国 CBDC 最完整的研究之一。表1:全球 17 个零售 CBDC 计划比较

疫情后,DCEP 往哪些方向做?(上)

(參考來源:The technology of retail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BIS 归纳,从消费者角度来说,对 CBDC 的主要需求有六点,分别是类似现金的点对点可用性、便捷的实时支付、支付安全性、隐私性、广泛的可访问性,以及在跨境支付中的易用性。

免责声明:本内容来自互联网公开内容,不代表BitChina.Net立场,BitChina.Net也不负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4279

联系我们

邮件:aliyin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