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Cardano 发展史:市值超 400 亿美元的「妖币 」是怎样炼成的?

爱它的人视其为信仰,恨它的人直言它是骗局,智能合约还未上线的 Cardano 凭什么值几百亿美元?

延伸阅读:《那个智能合约一直没有上线的公链 Cardano,竟然已经出现生态?》

原文标题:《深陷丑闻、市值超 400 亿美元,妖币 ADA 是怎样炼成的?》
撰文:TechFlow

在加密世界总有一类资产充满争议,在外界看来,它就是包装华丽的气球,开发缓慢,徒有虚名,但它总能以夸张的 K 线涨服你。

我称之为妖币。

比如,Cardano (ADA)。

8 月 3 日,其市值 416 亿美元,排名第五,去年 3 月低点至今暴涨 66 倍。

爱它的人视其为信仰,恨它的人直言这就是一个骗局:15 年开发的项目,现在还没有智能合约,凭什么有几百亿美元市值?

迷雾之后,真相几何,我们试图回顾 Cardano 的诞生以及成长过程,探究妖币 ADA 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诞生

说道 Cardano,离不开他的创始人 Charles Hoskinson (查尔斯·霍斯金森)。

2011 年,查尔斯成为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矿工,当时比特币价格仅为 1 美元,到了 2013 年,比特币价格飞涨超过 250 美元,查尔斯立即辞去工作,投身区块链行业。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比特币,查尔斯成立了比特币科普项目,一边宣传普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知识,一边寻找他的事业方向。

彼时,在查尔斯面前分叉出两条路。

一位中国企业家表示,愿意提供 50 万美元让他打造一个稳定币,当时,Tether (USDT)还未诞生。

另一条路,与当时的比特股创始人 Dan Larimer (BM)合作,共同创建第一个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查尔斯选择了后者。

不过,查尔斯很快后悔了,由于与 BM 在发展路线上一直存在分歧,四个月后,查尔斯选择离开。

似乎是此时结怨,后来 BM 与查尔斯长期互相攻击。

离开了 BM,查尔斯遇见了新的伙伴——Vitalik Buterin

2014 年 1 月,北美比特币会议召开,查尔斯和以太坊的其他创始人成员,包括 Buterin、Di Iorio、Joseph Lubin 和 Gavin Wood 见了面并正式开发和启动了以太坊

日后,「以太坊是否应以非营利组织的形式运营」这个问题加剧了查尔斯与其他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分歧。查尔斯希望以营利组织进行,而其他人则拒绝,最终查尔斯离开了以太坊。

尽管并未在比特股和以太坊长留,但是能和 BM、Vitalik 共事,查尔斯积累了足够的影响力资本。

创业

2015 年,查尔斯与前以太坊核心成员 Jeremy Wood 创办了 IOHK,Cardano 自此诞生。

根据查尔斯的说法,Cardano 是对第一代平台(如比特币)和第二代区块链(如以太坊)的改进。

他称之为「第三代智能合约平台和加密货币」,也就是所谓的区块链 3.0,后来也有个项目自称为区块链 3.0,BM 第三次创业的 EOS。

2017 年,Cardano 在日本完成了大部分的公募,日本投资者占了将近 90%,因此也常被称为「日本以太坊」。

为什么是在日本?

这和 Cardano 的组织架构相关,在官网,清晰可见,Cardano 由三个团队共同运作:IOHK、Cardano Foundation 和 Emurgo。

IOHK 主导技术研发,位于香港;Cardano 基金会负责宣传推广,位于瑞士;Emurgo 则是出资方,负责区域商务开发。

Emurgo 位于日本,声称专注于通过区块链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金融服务,帮助项目将业务整合到 Cardano 的分布式区块链生态系统中,也主导了 ADA 的募资。

2017 年末,ADA 采用独特分层机制(结算层+计算层),成为了世界首个同行评审项目,各路评测机构超高打分,几乎成为了行业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除了被称为「日本以太坊」以外,ADA 也有着「区块链世界中的哲学家」这一称号。

项目名称 Cardano,是意大利学者吉罗拉莫·卡尔达诺的名字,他的贡献在于第一个发表了三次代数方程一般解法的卡尔达诺公式。

代币名字 ADA 则是诗人拜伦的唯一婚姻生子女埃达·洛夫莱斯,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

项目的五个发展阶段,也分别用历史名人来命名。

  • Byron (英国诗人拜伦):Cardano 平台的第一层,也是 Cardano 系统的核心,它允许用户发送和接收 ADA Token。
  • Shelley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专注于将 Cardano 变成一个完全分散的自治系统,从股份池和授权开始。
  • Goguen (美国计算机科学家高根):带来不同的计算层,使金融交易的智能合约成为可能。
  • Basho (日本俳句大师松尾芭蕉):侧重于性能和可扩展性。
  • Voltaire (法国作家伏尔泰):侧重于可持续性和自我主权身份。

质疑

出身于英国贵族家庭的拜伦,一生「嫖」过的妓女和交往过的情人总数据称超过 200 名,他一半的钱都花在了妓女和情人身上。

在 Byron (拜伦)这个阶段,Cardano 团队似乎继承了拜伦的伟大遗志,从而在 2018 年引爆了嫖娼绯闻。

2018 年 7 月, Emurg 中国区商务人员李德在 ADA 的万达群(该群人均持有 ADA 一万枚以上)怒斥 Emurgo 团队拿 ICO 的钱去嫖娼,完全不务正业。

根据李德的说法,Emurgo 团队成员公费嫖娼,一晚上几百万日元,然而对公司正常业务支出卡得特别紧,本应花大力去推的线下见面会却只能得到 2500 人民币(约合 40800 日元)的预算。而且当钱挥霍完之后,他们就会把手中的 ADA 在市场上卖掉,再继续挥霍。

此外,李德还陈述了 Emurgo 若干罪状:

无战略规划。Emurgo 团队对未来的战略发展没有规划,创业加速器、ICO 咨询、VC 投资等相关业务做遍了,但到最后一个也没做起来;

战略重心转移。Emurgo 之前特别看好中国市场,但现在认为中国市场已饱和,不看好中国市场,于是又转移东南亚市场;

内部权力争斗。Cardano 项目三个团队之间相互争夺资源,对于未来的项目落地也存在分歧;

Cardano 基金会一开始只是想做赌博,后来日本 Emurgo CEO Ken 和查尔斯想做公链才拉了前理事会主席 Michael 来充门面,后来 Michael 想掌权,三人各种内斗。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将技术作为营销亮点的项目,开发进度却十分缓慢,当以太坊上的应用已经遍地开花,DeFi\NFT 已成生态的时候,Cardano 的智能合约却迟迟不见动静,死链一条。

丑闻加上持续的公关熊市,ADA 的资产价格从 18 年高点 1.08 美元持续下跌,2019 年长期盘踞在 0.05 美元左右,跌幅达 95%。

翻盘

2020 年 3 月 13 日,ADA 最低跌至 0.019 美元,当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不过是另一个阿斗,ADA 却上演了奇迹翻盘。

2021 年 5 月 16 日,ADA 最高上涨至 2.45 美元。

一年多时间,最高涨幅超过 127 倍,即使在两次大跌之后,ADA 如今依然在 1.3 美元左右,市值超过 400 亿美元。

所有人都在好奇,ADA 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问题也被抛给了创始人查尔斯,他表示,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知道为什么价格会以这样的方式运行,那么我将成为交易员,而不是项目方,我专注于 Cardano 生态系统的发展以及在发展中国家的使用」,查尔斯如此说道。

2020 年,有线下地推团队深入中国农村进行 ADA 代币的传销活动,听众大多为中老年群体。

在酒桌上,一众投资者更是齐声喊出了「拥有艾达,一生发达」的口号,将 Cardano 推向了舆论中心的风口浪尖。

查尔斯对此表示,它的组织者与 IOHK 没有关系,他们也没有得到许可使用 Cardano 的图片。

他认为,这是行业共通的一个问题,也有人利用以太坊和瑞波币就行诈骗。

那么,ADA 究竟做对了什么?

非洲

从 2018 年开始,查尔斯便将目光瞄准了非洲。

相比中国、美国、欧洲,日韩等经济发达却「内卷」的市场,非洲市场是一片尚未大规模开垦的加密货币处女地,即使是当下,也仅有 Cardano、币安等少数加密组织在非洲大陆耕耘。

IOHK 进入非洲首先落地在埃塞俄比亚,并在当地成立了 Cardano Africa,积极与当地政府合作,称要用 Cardano 的智能合约来改造当地的基础设施,比如教育系统。

4 月,埃塞俄比亚教育部确认政府正在与 Cardano 合作,由旗下的 Atala Prism 为教育部门开发数字身份服务。

未来,埃塞俄比亚各地的学生将获得一个数字身份 (DID),此元数据包含有关他们在整个学校学习期间的学习成绩的所有信息。

查尔斯同时描绘了未来的远大场景:

「当数百万学生毕业后,随着他们进入经济领域,最终这些基础设施可用于购买房产、付款、投票和他们经济生活的所有其他事务。」

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当数百万学生毕业后,他们未来离不开 Cardano (ADA)。

除了用于数字身份的 Atala Prism,Cardano 还声称开发了:

Atala Scan——防伪产品,可建立产品来源和可审核性,以确保所售出的每件产品都是经过认证的原始产品。

Atala Trace——供应链产品, 它可以被「农民、运输商和零售商用于从农场到餐桌的产品认证和可追溯性」。

从大策略来看,Cardano 就是希望让自己成为落后国家的金融基础设施,与非洲国家深度绑定。

不过,也有当地人士对此表示质疑。

埃塞俄比亚商人 Kal Kassa 在参加过几次 Cardano 的活动后,称 ADA 就是一个骗局:

Cardano 给了很多空洞的承诺,一个都没有实现;

有无数社交媒体机器人、业余营销代理商和过度狂热的品牌大使像机器人一样在那不断给你洗脑;

在埃塞俄比亚,他们尚未注册独资企业、私人有限公司、股份公司、项目办公室或协会。

Kassa 呼吁政府对应该对 IOHK 进行调查。

7 月,Coindesk 曾发文,将 Cardano 在非洲的举措描述为「加密殖民主义」,引得查尔斯直接爆粗口「Coindesk 在这一点上已经不要脸了,从勉强承认我们项目的存在,到称我们为加密殖民主义。」

无论怎样,非洲已经逐渐成为 Cardano 最核心的营销故事点,推特上众多 ADA「宣传」账号均以 ADA 的非洲故事作为「卖点」。

POS

没有智能合约,ADA 可以用来做什么?

当你进入无论是 Reddit 还是任何 ADA 社区,他们都会告诉你赶紧做一件事——Staking ADA。

根据 stakingrewards 的数据,Cardano 是世界上最大的 POS 区块链网络,质押金额达 290 亿美元,质押率为 70.58%。

查尔斯一直是 POS 的布道者,一定程度上促进了 POS 概念的普及。

当比特币面临环保质疑的时候,查尔斯立马站出来,在福布斯采访中称 ADA 绿色环保,ESG 友好,区块链的能源效率比比特币高 160 万倍。

Cardano 官方以及社区所做一切的目标,壮大 POS 网络。

ADA 的市值攀升之路就是活跃地址增加,并持续 Staking 的路程。

POS 地址增加

根据 coinmetrics 数据显示,2020 年 3 月,ADA 活跃地址仅为 8000 左右,2021 年 5 月,其活跃地址暴增至 17.7 万,增长超过 21 倍。

其中,参与 Staking 的地址亦持续增加,6 月初,其质押地址刚迈过 60 万大关,一个月过去,截止 8 月 3 日,其质押地址已达 724809 个,即使在熊市,一个月增长了 20%,并拥有 2769 个活跃矿池。

大户地址增加

根据 coinmetrics 数据显示,从 2018 年开始,持有 1 万枚 ADA 的地址持续增加,特别是从 2020 年 3 月以来,万币持仓地址增加 69.5%,今年以来,万币地址增加 18%。大多数处于囤币状态。

有投资者向深潮 TechFlow 表示,在海外,有社区会主动通过电话或者网络等手段精准营销潜在大户投资者参与购买以及质押。

营销

一个强大的加密货币项目离不开一个强大的社区。

2021 年初,Reddit 平台上的 Cardano 社区订阅人数只有 95,000 名,6 月,社区订阅人数暴涨至 50 万人。

从 ICO 时代开始,社区营销便是 Cardano 的专长。

Cardano (ADA)的募资 90% 大部分是在日本完成,有日本金融界人士认为,这是为了不在西方招惹政策上的麻烦。

在 ICO 宣传时,Cardano 在日本进行了线上到线下的全方位营销,一些营销话术包括:

Cardano 让全世界的人微笑。

创始人查尔斯是「天才数学家」。

查尔斯曾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曾经参与项目的代币涨幅惊人:Bitshares 代币价格上涨 5.4 倍,以太坊价格上涨 60 倍。

除了线上宣传,Cardano 也会召开线下大会,与投资者展开互动。

在策略上,Cardano 会采取全天候营销策略,你永远可以在 medium 的加密货币板块找到 ADA 的「科普」文章,Cardano 常年招聘全能内容作家、技术撰稿人……

其次,55 万推特粉丝的查尔斯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广泛的影响力,擅长抓住热点,营销 ADA。

当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因能耗过多暂停接受比特币作为付款方式后,查尔斯立马下场向马斯克科普 ADA 如何绿色环保,Cardano 基金会邀请特斯拉接受其原生加密货币 ADA,称 ADA 非常适合特斯拉。

2021 年一月,查尔斯曾在一份关于 Cardano 和加密货币市场状况的最新报告中表示,狗狗币是不可持续的,可能会导致系统性、灾难性的失败,并且认为狗狗币会「破坏」加密行业的声誉。

到了 5 月,或许是为了讨好马斯克,查尔斯表示,愿意帮助马斯克修复狗狗币,称如果 Cardano 和狗狗币一起工作会很有趣。

尽管这样的行为过于「舔狗」,但在不少社区成员看来,查尔斯善于「搞事」,不拘小节,依然是整个 ADA 社区的精神支柱以及灵魂人物。

「查尔斯不端着,这样的大佬亲自奋战在营销一线,曾一周内连续好几场 AM,一直在为 Cardano 做事,比那些发了币就去搞投资的项目方创始人好太多了」,一名投资者如此表示。

蒂莫,是伦敦商学院的一名学生,他表示,他看了查尔斯的 Ted 演讲,以及其他关于他的采访后,买了 ADA。

「这个项目比其他项目更加实在,这一点从团队还有 WEB 端的展示以及查尔斯的许多访谈中可以看出。」

在 ADA 的中文社区中,聚集了一批互联网大厂的程序员,在一些人看来,Cardano 是真正的技术项目,最有可能挑战以太坊的地位。

Cardano 智能合约渐行渐近,查尔斯最近在直播表示,预计在 8 月到 9 月间完成,一旦激活 Alonzo 硬分叉,用户就可以「运行智能合约」。

在争议中,Cardano 将开启新的篇章。

最后,分享一个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 ADA 大户群,人均数百万持仓,曾经群内气氛一片和睦,直到 2018 年熊市期间,一新人在群内传播关于 ADA 的「真相」:怒斥官方随意花钱,不作为,技术进展缓慢,徒有虚名……众人仔细一分析,都觉得有道理。

熊市阴跌下,越来越多人选择抛售,甚至连千万持仓大户也抛售离场…… 今年以来,集体傻眼,聪明的大家成功躲过了暴富。

他们错了吗?好像也没有,看到了真实存在的问题,并做出了相应的决策,那么问题出在了哪儿呢?

后来,一个长期持有 ADA 的投资者意味深长地表示,Do you Want to be Right or do you Want to Make Money?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5583.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