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网络、拓尔思、恒信东方、金马游乐……上市公司如何布局元宇宙?丨2022元宇宙云峰会

4 月 20 日上午,由巴比特主办的“万物起源2022 元宇宙云峰会”正式开幕。

在圆桌论坛《上市公司的元宇宙布局》中,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宋嘉吉与大富网络联合创始人庞思渊、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松涛、恒信东方首席技术官李小波以及金马游乐副总经理曾庆远进行了精彩对话。

Q1. 请 4 位嘉宾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庞思渊:我是中国自主原创元宇宙引擎的开发者、深圳市大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庞思渊。

林松涛:我是拓尔思公司的林松涛。目前我在公司主要负责文化与大数据相关的业务,当下主要还是聚焦在工具 SAAS 服务与虚拟人的板块。简单介绍一下,拓尔思公司于 2011 年在创业板上市,主要聚焦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 ToG 服务。

李小波:我是恒信东方的副总经理兼 CTO,在过去 15 年一直从事移动通信方面的工作,2015 年之后开始进行转型,主要着力于 VR/AR,以及元宇宙方向的拓展。

曾庆远:我是金马游乐副总经理曾庆远。金马游乐是一家专业从事大型游乐设施、虚拟沉浸式游乐项目的研发制造销售,以及创新文旅项目运营于一体的综合文旅服务企业。

Q2. 大富网络的游戏是面向青少年 3 D 动画和编程的创作软件,请问庞总怎么看待 Paracraft 这个产品当中把游戏和教育两个元素的融合?它的吸引力何在?

庞思渊:《我的世界》(Minecraft)是一款全球瞩目的沙盒游戏,海外将这种教育与游戏的结合体称之为“功能游戏”。预计到 2023 年,全球功能游戏的市场规模应该能超过 90 亿美元,并保持每年 19% 以上的复合增长率。

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寓教于乐”,那么画面、程序、玩法这 3 大要素组成的电子游戏对于孩子是有着无穷吸引力的,Paracraft 所做的只是因势利导,将青少年玩游戏的过程转化成了创造游戏的过程,不仅解决了游戏沉迷的问题,更使得编程动画这种学习生产力工具的枯燥过程变得有趣起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构建起了一套名为“虚拟校园”的平台,用来呈现学生们奇思妙想的小程序和动画,形成了我们教育元宇宙的一个生态闭环。

截止到目前,Paracraft 已覆盖全国 11 个省份,约 400 所公立学校,目前我们在江西、江苏、河北、广西均已设立了省级赛事。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将会是进军职业教育,打通学习 Paracraft 与学生就业之间的通路,为整个动画和游戏,以及元宇宙产业源源不断创造和输送人力资源。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中国计算机教育的全本土化,成为制定未来计算机人工智能等级考试的标准单位。

Q3. 拓尔思是语义智能方面的专家,最近在发力虚拟人。语义智能能为虚拟人带来哪些质的改变?目前主要专注虚拟人在哪些场景的应用?

林松涛:
目前我们看到市面上一些虚拟人,一部分是以 CG 和动画为代表的 IP 类虚拟形象的养成。在一些传媒领域,我们看到较多使用虚拟人进行内容播报类的服务,这些形式都存在一个很明显的瓶颈,即缺少交互。虚拟人的交互技术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交互过程中的知识储备与情绪表达。拓尔思公司的语义智能技术正好为数字虚拟人提供相应的技术服务,成为虚拟人未来必不可少的底层基础设施。

拓尔思公司主要通过自然语言处理,积累各个行业以及不同场景下的相关数据,通过公司数千台服务器数据形成的各类行业知识图谱,来赋于数字人知识储备、语义理解、推理分析、自主决策和交互表达的智能驱动能力,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虚拟人“灵魂”。

目前,拓尔思通过语义智能主要专注在让数字虚拟人从“更好看”变得“更加有用”,我们通过帮助虚拟人储备相关的行业知识,构建专业领域的知识图谱,从而能够让虚拟人变得更加有用,比如它可以成为虚拟的客服、虚拟的带货主播、虚拟的审核员,甚至还包括虚拟记者,从而让虚拟人从现在的 IP 类向服务型虚拟人,获得更广泛的实用空间。

Q4. 恒信东方在 VR、CG 领域有多年实践,手握很多优质的 IP,现在公司一大核心业务也是 AI 教育平台,请问李总为什么选择从教育这个场景切入?

李小波:
实际上,恒信东方在元宇宙这一块方向的布局是通过搭建规模化的数字基建能力,以及打造元宇宙的智能引擎这两个驱动来实现支撑,实现城市元宇宙、家庭元宇宙未来的应用落地。城市元宇宙就是数字孪生、历史时空重塑体验,以及和城市新商业、新文旅、新办公的交织和重叠。而家庭元宇宙主要体现在养老、育幼,以及家族文化。

恒信东方现阶段除了做好上面提到的两个驱动外,以 AI 合家欢教育平台作为一个切入口,主要考虑到育幼,也就是教育在家庭生活中,不管是经济还是精力的投入都是巨大的。我们公司拥有比较多的 IP,拥有丰富的教育资产和素材,还有强大的教育专家团队,以及比较容易到达家庭客厅的渠道资源,所以以 AI 教育平台作为切入口就顺理成章。后续往家庭元宇宙拓展的话,这条路径比较符合现阶段公司的发展需求,公司也能促进和加快在元宇宙方向的各项应用实际落地。

Q5. 金马游乐除了实体的游乐设施外,我们有一系列虚拟沉浸式游乐项目,包括飞行影院,跳楼机,滑行车等。请问曾总,虚拟沉浸式娱乐项目发展有哪些瓶颈和挑战?未来我们的突破点在哪儿?

曾庆远:
虚拟沉浸式游乐项目是以一种文化 + 科技手段,融合声、光、电、影视动漫、文化创意、场景交互等多种元素于一体,实现虚拟与现实无缝对接的高沉浸式游乐体验项目,也是我们公司现今及未来要发展的重要方向。

目前虚拟沉浸式的游乐项目在主题文化内容、技术创新,还有运用方面都有一些比较高的要求。现阶段一些优质的 IP 创意内容还是有所欠缺,如何能够整合好多种技术,以及实现各个元素、各个环节、各个系统间的有效衔接,是我们虚拟沉浸式项目的技术难点之一。

因此,我认为要持续加强新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要增加优质的文化 IP 内容供给,不断的拓宽产品的应用领域,特别是 ToC 端的应用,要创新游乐玩法,还有运用数据信息技术打通线上线下交互的通道。这都是我们未来新的突破点。

Q6. 各位嘉宾所在的公司都会专注元宇宙中一个细分领域,颇具代表性。请大家畅想一下,我们的业务可以和哪些技术和产品进行协同,进而生成一些有趣的场景和应用。

庞思渊:
刚才我们也已经提到大富本身是一家去做底层计算机语言的元宇宙引擎公司,所以我们一直尝试各种元宇宙领域的跨界合作。去年我们孵化出的儿童 K11 类元宇宙项目《玩学世界》便直接出售给科大讯飞,这是一个我们目前比较成功的案例。另一方面,我们为某省的电教馆定制开发的红色编程项目,相关的课程已经被列为该省人工智能领域的教学试点项目,这是我们正在打造中的将编程与电竞结合起来的平台。我们计划通过这个平台能培养出适应未来机器人战争的计算机领域国防人才,打造一所在元宇宙世界当中的黄埔军校。

除了上述这两个项目之外,我们在目前开发中的还有面向数字戏曲类的元宇宙应用场景,甚至我们已经在元宇宙场景中实现了诸如炒股、K 歌、浏览商品,甚至点外卖的一些功能。

在此我也想抛砖引玉,推动 Paracraft 与在座业内细分领域公司共同合作,比如借助恒信东方的渲染,借助拓尔思复杂的人工智能,借助金马游乐在游乐领域的硬件产品,共同打造中国元宇宙板块的独角兽。


林松涛:
拓尔思公司目前主要从事 ToB 服务,拥有了 8 千个以上的行业用户,有面对金融企业的智能客服、智能合同审批,在媒体互联网的智能写作、智能写稿、内容播报,在政府领域的政务问答,包括知识产权局的一些智能审核,这些都在不断和逐步替代人的工作。我觉得这种所谓不断逐步替代人的工作,事实上就是拓尔思的方向,如何让虚拟人变得更有用。

相关领域客户,实际上他们对虚拟人也是有更加鲜活形象的潜在需求,比如说传媒领域的客户跟我们公司合作,目前有些合作是基于公司数字人的自动写作技术,基于虚拟主播、虚拟播报提出了指定话题下内容实时生成和及时播报场景。目前针对于直播带货公司而言,NLP 技术构建了内容的自动生成服务,可以应用到产品介绍、带货销售、直播评论、情趣引导、导流导购等不同业务场景,借助智能虚拟人全天候的直播优势,可以通过嵌入不同产品,不同消费全相关的专业知识库,打造更专业、更细分、更个性化的智能虚拟人组合群,提升营销和带货的客户体验和转化效果,降低人力限制到底的规模化场景。

我觉得数字人拓展服务的尽头应该基于终端的一种整合。比如拓尔思虽然是 ToB 的,能不能和一些企业或者大厂合作,实现依托于电视、手机等做 ToC 端个性化智能助手或者智能管家,整合现在很多行业的落地应用,变成了以用户为中心的应用拓展?


李小波:
我们公司一块主要的业务是在城市新娱乐这一块,结合到元宇宙的布局,我们新娱乐签了很多创意文旅项目,比如无锡的金庸射雕体验馆、海鬼吹灯的沉浸式戏剧、武汉光谷的魔幻世界等等。把文旅元宇宙、城市元宇宙板块通过线上线下来打造。

我们提供超算中心计算能力、数字资产,不管是 3D 模型、IP 创意,还是各种数字数据素材,都可以为大家提供好的服务。我认为元宇宙是需要协同发展的,一家企业势单力薄。

Q7. 现在在虚拟世界、数字世界里有很多虚拟建筑,如何把这种虚拟的和现实这些东西联合到一起?这个领域有没有畅想出非常有意思的应用?

曾庆远:
其实金马游乐除了虚拟沉浸式游乐项目产品外,目前也在开发物联网技术,里面的一些硬件,同时也通过大数据分析、5 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融合,来打造出景区的智慧管理系统。未来,我们公司也需要推动产品的智能化升级,发展智能化的游乐设备,打造出物理和数字世界相融合的智慧乐园。

举个例子,比如说游客可以通过线上系统,注册建立具有个人账号,可以以个人作为主角身份进入沉浸式乐园游玩,系统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适配一些运动场景,游客可以在游玩过程中参与竞赛,等级的取得,还有档案的记录等,实现线上线下互动。另外,我们在应用这一块,比如说乐园的排队区这一块,可以通过 VR 的设备,让游客提前融入到即将游玩的内容之中,这一块就可以跟后面整个故事线完整呈现,在后面沉浸式场景中尽情的进行游玩。

另外,我们还可以让游客通过一些虚拟设施体验到不同场景游乐项目,实现云游乐。在线下通过 AR/VR 等虚拟现实增强设备,让游客体验到在线上相应等级的一些内容,通过虚实结合,“穿越时空”与当地的历史人物进行互动,增加整个乐园游玩的趣味,同时创造出良好的游乐体验。

Q8. 我们看到元宇宙的概念,之前热度有一个飙升,但在今年是有些降温的。回顾一下,我们看到这股热潮对公司或者个人带来哪些改变,有没有一些思考,或者特别的经历可以和大家分享。

庞思渊:
曾经游戏和教育两者是视同水火的,我们还是非常感谢元宇宙这个概念,使政府、教育行业看到了两者结合的可能性,让各种机构和投资者也知道了我们。元宇宙概念的普及确实是在教育这个领域当中刮起了一股东风。

Paracraft 进入教育赛道只有短短 20 个月的时间,从花费整整一年的时间我们去开拓第一所愿意使用我们的学校,到后来我们用八个月时间实现了 11 个省 400 所学校的覆盖,这个其中除了元宇宙本身所刮起的一股风潮之外,反反复复的疫情确实也加速了教育行业对于元宇宙这样一种线上教育情景的需求。

我们希望培养出中国新一代互联网的优秀劳动者,为整个元宇宙产业链提供生产力和生产工具。我坚信未来这些手握先进工具的生产者,也就是我们的学生,在元宇宙领域当中能创造出来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林松涛:
从元宇宙热度的飙升再到降温,其实我觉得对于拓尔思公司和个人来说,整体目标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说实话从早期元宇宙概念的兴起,最初我个人对元宇宙并不是特别看好,当时我觉得元宇宙就是很多 AR/VR,包括已有技术的集合。后来当我们想明白了语义智能与元宇宙,特别是虚拟人之间内在驱动连接后,我们就专门成立了数字经济与元宇宙的研究院,并且成立了专门的团队。通过研究,我们也感受到了虚拟人如何从虚入实。

我们经常说数字分身。数字分身目前在什么需求场景下会变得更加有用呢,我总结了“三个没有”: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能力。比如说一些名人网红,他们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很多的线上活动他们分身乏术。对于没有空间,比如我们今天开的会议是在线会议,各位嘉宾也不能坐在一起面对面,这就是没有空间。没有能力,其实更好理解了,就是虚拟人可以解决真人所不具备的一些能力输出,比如说多语言能力,我们不会某些外语,但是可以用分身的形式交流。再比如面对海量新闻资讯,虚拟人可以在背后帮我们做大数据分析,把我们关心的内容告诉自己。

总结来说,我们的目标是为了让虚拟人变得更实用、更有用。拓尔思在元宇宙降温的情况下已经坚定好了目标,就是要用语义智能来为虚拟人进行服务。


李小波:
我们认为元宇宙从之前的大火到现在短暂的遇冷,就好像 VR 产业,2016 年产业资本纷纷涌入 VR 这个方向,当时号称 2016 年是 VR 的元年。我们也看到 2017 年 VR 概念就遭遇了寒冬,但在 2017 年时我们仍然认为 VR 也是有未来的。而 2018 年过后,市场逐渐回暖。

但是,元宇宙还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它真的是从价值上描述了一个人类的未来:个人用户能创造价值,能在虚拟空间有社会文明,能建立一种新的社会关系。这些不是 VR 方向能够相比的。

元宇宙的实现实际上是非常长远的,也是人类文明世界一个非常确切的方向,我们会坚持在这一块做好、做大、做强。我们持续看好未来!


曾庆远:
近年来元宇宙的升温提供了技术的革新及产品体验的升级,同时也加速了游乐体验模式的转变。未来热度还会持续下去的。

目前在元宇宙的概念驱动下,公司很多文旅项目也在多维度的沉浸性融合方面显著加快。市场也提出了很大的需求,我们经历了传统设备到虚拟设备的转变,比如当时我们推出的一些产品也是运用了虚拟数字现实的技术,能够营造出超脱现实的沉浸式氛围,给游客带来了更高沉浸式体验,也颠覆了人们对游乐项目的一种认知。未来元宇宙也将给游乐行业的技术创新,以及迭代方面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将为这个行业驱动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Q9. 用简单的一段话来讲一下愿景,您想象中元宇宙是怎样的?

庞思渊:
说到我心目当中的元宇宙,其实在 2014 年我第一眼看到 Paracraft 的时候,我就在心目中构建起了这样一个虚拟城市。我们用 Paracraft 构筑了学习人工智能和编程动画的虚拟校园,能炒股、聊天、玩游戏的线上小镇,能一起看戏 K 歌的实时线上剧场,甚至还有用编程一决胜负的刺激战场。我觉得可能市场上大家都还在问元宇宙在哪里,该如何去应用的时候,我已经将心目当中的元宇宙世界一点一点呈现在了各位的面前。

元宇宙一定会重新定义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我相信很多职业将随着元宇宙的到来而消亡。在不久的将来,不会编程和计算机的人可能会沦为新一代的“文盲”。放在我们面前的将会是一个百亿级的教育市场和一个万亿级的消费市场。


林松涛: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可以预见到的元宇宙并不是一种纯粹的虚拟世界,而是一种所谓的虚实共生。本质上来说,以数字经济来服务实体经济,因为元宇宙是 Web3.0 的一种直观的体现,它是通过技术赋能个体,使他们在各种生活工作场景中更快速、更便捷的掌握更多信息,实现自身的升级、进化及创造力的再激活。

设想未来假设有更多具备专业知识领域的人工智能虚拟助手,背后连接了海量的数据知识和服务体系,这就像好莱坞科幻电影里虚拟管家一样,可以为我们的工作、学习、行为计划提供更多智能管家服务。未来元宇宙一定有更多场景的功能性及升级体验,本质上来说就是为了让每一个个体能够有更好的思想解放,以及对信息和事物更强的加工处理及再生能力。


李小波:
我的内心中元宇宙应该是每个人精神世界发生连接的一个数字生活空间,每个人甚至可以在里面上班生活。它是一个无限进化,也是充满无限想象的未来数字生活空间。


曾庆远:
我理解元宇宙应该是一个虚拟和现实平衡的空间,同时也是相互融合的多维度空间。它是一种以人为主体的全新生活方式,未来也为人们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能够构建出一种多元融合的精彩世界。如果是在一个成熟的元宇宙空间中,人们可以通过数据信息技术实现线上虚拟空间与线下真实空间多维度的交互。人们可以穿越物理界限及时空,还可以在虚拟现实世界中自由的穿梭。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6947.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