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了层“虚拟手办”外壳的NFT:割韭菜还是新商业?

数字藏品又挖出一个新坑——虚拟手办。

9月底,奥飞娱乐联合支付宝蚂蚁链上线了3款《镇魂街》IP的限量版虚拟手办,发行2天后,仅其中一款就卖出了4万份,按每份25.9元的售价,销售额超过了百万!

和印象中精美的实体手办相比,这款虚拟手办的画风却显得十分敷衍,甚至连一些盲盒潮玩的精致度都赶不上。

《镇魂街》曹焱冰虚拟手办

粗糙的3D画风,还省去了开模制作的成本,也难怪被看作智商税,“买了个寂寞”。

那么,买虚拟手办的人到底在买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买了个只能在屏幕上观赏的3D建模,以及一串身份数字——NFT,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

实际上,这款粗糙的虚拟手办暴赚暴万元还不是最疯狂的事情,有了NFT,一张像素头像卖出了1050万美元,5000张画作拍卖出4.5亿人民币……万物皆可NFT,这究竟是新的韭菜收割机,还是未来商业模式?

孙宇晨宣布以1050万美元买了“人生中第一张头像”

什么是NFT数字藏品?

科技的发展,让创作的手段和呈现形式也逐渐多元。

在过去,艺术作品都是实物,被收藏在博物馆、画廊、保险柜里,而现在,艺术作品可以是一段视频或几行代码,被储存在数字世界里。向前回溯,20世纪80年代,一位名叫安迪·沃霍尔的男士在纽约林肯中心的一台Commodore Amiga电脑里,用Pro Paint将女演员Debbie Harry的肖像转化成数字画像,让数字艺术作为艺术创作类别被首次规范于新媒体艺术的范畴之中。

然而,数字作品只需要截图、复制就可以拥有无数份,就像那些在互联网上被用到“包浆”的表情包,不存在正版与盗版的区别,甚至连追溯版权都很难做到。

利用区块链形成的特性,NFT为数字作品提供了一张唯一的身份证号码,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让数字作品能够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通过持有NFT,也就可以真正收藏由艺术家创作的数字艺术品,即使它被拷贝复制无数遍,但只有经过认证的那一件,才能够享受和实物作品一样流通、收藏的待遇。

这个小众产业,实际上在几年前就诞生了,但今年却成为它的爆发元年,彻底火出了圈。

2021年3月,美国一名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的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经过14天的网上竞价,最终以折合人民币约4.5亿的价格成交,这是至今数字作品被拍卖的最高价,也被认为是“数字艺术史的里程碑”。

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

6月,官方也下场NFT,国际奥委会联合游戏公司nWay推出了东京奥运会收藏NFT徽章,一张发行价9美元的东奥NFT系列,很快飚到了499美元,翻了50多倍。

9月,NBA球星库里更换了新头像,他所用的头像花了55个以太坊,价值115万元,再次让NFT火了一把。实际上,在库里购买前,这款猿猴NFT价格只有0.08以太坊,折合成人民币不到2000元。

以上,确实有以区块链技术为创作者确权,打开数字艺术品商业模式的案例,但也不难看出,这里面多多少少带着点新财富密码的意思。

虚拟手办:数字藏品还是韭菜收割机?

在国内,支付宝和腾讯都已经启动了各自的数字藏品项目,分别是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和幻核APP。

上线以来,支付宝粉丝粒先后发行过付款码皮肤、音乐音频、数字收藏品,以及虚拟手办等数字藏品,例如有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共同推出了“敦煌飞天、九色鹿”付款码皮肤NFT,有基于湖南博物馆镇馆国宝T形帛画设计的绘画数字藏品。

源自湖南省博物馆“T型帛画”设计的数字藏品

这两天,粉丝粒又上线了一款限量10000份,价值19.9元的虚拟手办,这一款虚拟手办水准如何,大家自行欣赏吧。

粉丝粒最新上线的QEE数字藏品

腾讯旗下的幻核App目前仅发售了《十三邀》数字音频NFT、万花镜数字民族图鉴NFT两款藏品,目前都已经全部售罄。

幻核App的万花镜数字民族图鉴

支付宝与腾讯都表示不支持藏品二次售卖,粉丝粒规则要求“至少持有数字艺术品数字作品180天后可以转赠”,幻核App则直接未开放NFT的二级市场交易。

这样的设定必然是为了规避NFT炒作,但想真正做到可能却不那么容易。

支付宝粉丝粒此前发行了限量21000份、价格39元的3D数字藏品——亚运火炬。这款火炬在拍卖平台上标价最高达到314.9万元,虽然阿里很快关闭了这场拍卖,但背后NFT买家的炒作心理已可见一斑。

而从数字藏品延伸出的新花样“虚拟手办”,则更是让炒作、割韭菜的质疑雪上加霜——一个粗制滥造的3D建模,再给予限量虚拟手办的营销概念后,就能以极低的成本圈走上百万,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智商税”三个字。

部分网友吐槽

即使抛开建模效果不谈,虚拟手办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手办与一般的画作、音频有本质上的不同,对于绝大多数手办玩家来说,手办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喜欢的虚拟人物突破次元壁触手可及。而虚拟手办脱离了实体的形式,虚拟人物仍然虚拟,与从动漫、游戏中看到TA并无多大的区别。

针对网友的吐槽和质疑,《镇魂街》项目负责人是如此解读的:“数字藏品和IP的结合满足了年轻人的新消费需求。蚂蚁链技术支持的数字藏品保障IP数字版权唯一性、真实性,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实体手办山寨泛滥却又难以追溯的问题,对IP开发与转化有独特价值。”

结语

实际上,虚拟手办并非国内首创。

2021年初,一款名叫VeVe Collectibles的App在美上线,专门出售及展示虚拟手办。有媒体报道,上线至今,VeVe已向超过34万名用户出售了超过58万件数字藏品,规模已达到Google 应用商店中娱乐类别的顶级应用。

这款虚拟手办App能如此火爆,在于它将知名IP+精美3D模型+简单展示+二级市场结合起来。

这款APP里的部分虚拟手办获得了DC、漫威等官方授权,APP内还有一个VR虚拟展示空间,玩家既可以将自己的虚拟手办在个性化的虚拟空间内展示,也可以通过VR设备将手办投射到现实里。

可见,虚拟手办到底是不是智商税,未来是否将成为常态,关键还要看它是否能够为买家提供特别的意义。

通过NFT映射,可以保证数字藏品不可复制、可追溯以及有序流转,在此之外,虚拟手办等数字藏品,或许还要思考更多的出路,当万物皆可NFT时,是以新技术催生行业发展,还是用新概念吹起泡沫,就成为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来源:界面
免责申明:凡iNFTnews网注明“来源:XXX ”或“编译:XXX”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站转载/翻译内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站!本站转载/翻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8882.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