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罗生门」:繁荣与危机,藏家与赌徒

当数字走向现实,NFT 难免沾染社会的浮躁与喧嚣,但作为未来世界文明的产物,它需要被捍卫、不断充实和发展。

  • 作为区块链技术上的产物,NFT 是 IP 文化的载体。
  • 目前 NFT 市场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不相适应的。
  • NFT 误解:NFT 是一种「发币」行为、NFT 是「金融化产品」。
  • 对 NFT 进行炒作来赚取快钱终是不长久的,规范才能健康发展。

2018 年,是 NFT 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小众市场,以艺术家和收藏家为主。这个时期的发展模式更像是一个社区,而非盈利性质的企业。参与者潜心探索将实体艺术和数字技术结合,试图构建一个新的文化世界,干净而纯粹。

2021 年,NFT 爆发式增长,屡创新高的 NFT 作品占据各种报道,各种名人和巨头纷纷加入,从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苏富比,到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古驰(Gucci)、VISA、腾讯、蚂蚁的入场更是直接将 NFT 推上顶峰。名企效应下,消费者紧随其后,曾经一个小众的圈子变得门庭若市。

繁荣下的危机

NFT,即 Non-Fungible Token,中文名为非同质化通证。「通证」即通过区块链技术,为照片、视频、音频和其他类型的数字文件建立经过验证的被公开证明的所有权。

「非同质化」使得这种数字资产缺乏互换性,能够为其提供唯一性的证明。原本无限可复制的数字世界至此通过 NFT 形成了有「价值」的数字资产。

它不等同于虚拟货币,也不等同于区块链,而是在区块链之上的一种新技术。通过探索实物资产与数字技术结合的可能性,NFT 开启了一种全新的数字世界。

在这个数字世界中,NFT 承载了 IP 过去未实现的价值:「唯一性确权」解决了数字资产确权、收藏、交易等问题;「智能合约技术」帮助创作者分享后续增值收益,成为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加速器。

如区块链技术的政策环境和发展背景一致,NFT 形成了以「联盟链」为主的国内市场和「公链」为主的国外市场。公链属于开放性网络,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参与共识,而「代币机制」就是公链最本质的特征。以太坊、Flow 等公链,成为海外 NFT 的技术主流,但无准入门槛、无实名、无风险管控机制的公链系统为一些人留下可乘之机。

据 Nonfungible 的数据,2018 年和 2021 年两个时期的 NFT 市场有较大的差别。今年的交易数量并未突破 2018 年的峰值,但交易额最高却增长了 10 亿倍。相较之下,目前 NFT 市场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不相适应的。

生产力在狭义上指再生生产力,即人类创造新财富的能力。但目前,NFT 一级发行市场稍显疲软,高质量的作品有限,而参与发行的创作者门槛越来越低。NFT 作品的质与量上未能展现符合这个爆发增长时期应有的活力。

生产关系是指人们在再生产过程中结成的相互关系,包括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等方面生产关系。NFT 两级市场的对比下,以逐利为特征的生产关系更加明显。二级市场呈现疯狂增长的态势,这透露了目前参与者的心态,即通过换手获利,而非立足于 IP 价值本身。

NFT 交易数量和交易金额,数据来源:Nonfungible.com

回到国内,以腾讯、阿里、字节为主的科技公司,绑定优质 IP,在不碰代币和以联盟链为基础之上,主打「收藏」概念,以技术确权推动文化 IP 产业发展。此前,腾讯推出 NFT 交易平台「幻核」App,已上线的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 NFT 和万华镜数字民族图鉴瞬间售空。

蚂蚁链粉丝粒陆续推出敦煌飞天、丰子恺漫画、公益画作、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湖南博物院馆藏 T 型帛画等 10 余款数字藏品,获年轻人喜欢、收藏。

是藏家还是赌徒?

NFT 门庭若市,但「炒作」正在破坏市场的秩序。

因为没有实名和风险管控,一些人通过公链将别人的画作进行模仿、改编成为新的数字作品,更甚者通过抄袭、剽窃来发行产品,伪劣盗版现象不绝。许多名人的推特、照片等被复制,并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发行。在这个过程中,买卖双方已经不再关心作品背后的 IP 方是否存在,不再思考作品的「真实价值」。

在联盟链场景下,场外交易滋生,一些人不顾「限制交易」的规则倒买倒卖,原本用于数字内容保护的技术,被一群号称「藏家」的赌徒「妖魔化」。

NFT 初出茅庐,错误的发展思路或是目前 NFT 将面临的最大危机。

对 NFT 的错误发展思路之一是将其看成一种「发币」行为。NFT 的特点是「非同质化」,即赋予底层数字资产唯一性和真实性,并允许数字资产用于衡量价值和流通。但不乏有闻风而动的投机者将其看成一种「发币」的融资机会,屡创新高的 NFT 产品更是加强了市场的不良风气。

将粗制滥造的数字画作、音频或者视频进行通证,并发行以获得收入。投机者纷纷挽手进行押注,而观望者正在等待击鼓传花的最后输家。市场上,一副像素级作品或「无厘头」作品被天价交易。但,创作的门槛从来不低,对待 NFT 的错误态度或将使其成为一种廉价的工业品。

对于 NFT 的另外一种误解是「金融化产品」。NFT 能够作为抵押贷款的底层资产,允许出借获得收益。将 NFT 的版权内置在智能合约中,拥有者能够通过 NFT 实现现金流收入和资产的增值。碎片化 NFT 能够将 NFT 的底层权利切割,允许玩家部分持有。各种结构化金融产品的逻辑被套在 NFT 上。虽然构建这些 NFT 的初衷是为了提高流动性,降低参与者的进入门槛。但另一方面,这确改变了 NFT 的本质,数字作品从阳春白雪的殿堂变成下里巴人的集市。

艺术品交易商和赌徒没什么区别,他们研究一下艺术的基本形式,看看杂志,随便听听别人的评论,然后就开始碰运气。

——里森画廊创始人 Nicholas Logsdail

捍卫 NFT

在 NFT 市场的风口上,少不了前赴后继的投机者和炒作者,面对巨额利润,他们期待掀起新的浪潮,并从中获利。但同时还有另外一拨人,他们深知 NFT 炒作的危害,也清楚疯狂生长的终点是消亡。他们呼吁市场回归理性,NFT 回归 IP 价值本身。

9 月 24 日,一位 ID 名为「街舞怪才」的用户在拍卖平台发布「亚运会火炬」的相关竞价处置信息,通过左手挂单、右手喊单的方式,一手策划了一场虚假的高价拍卖会,该「火炬」对外显示的拍卖价一度达到 300 万元。紧接着,蚂蚁链与阿里拍卖联手下架对应违规商品并对用户进行相应违规处理。

在随后的《严正声明》中,蚂蚁链针对炒作乱象摆明态度,呼吁行业良性健康发展:

我们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藏品炒作,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以数字藏品为名,实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数字藏品商品价格恶意炒作,用技术手段确保商品价格反映市场合理需求;坚决抵制任何形式将数字藏品进行权益类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反对数字藏品金融产品化。

——蚂蚁链声明

NFT 会是昙花一现还是成为不朽的创新,此刻正处弦上。NFT 作为新生的事物,发展初期的模式奠定了其未来的成长空间。对其进行炒作来赚取快钱终是不长久的。

但正如蚂蚁链声明中所提到,「炒作违背基本的价值规律,虚火上升对社会有害无益。」

蚂蚁链的「三不做」声明犹如平地惊雷,叫住了一众执意走向歧路的投机者和不知所向的消费者,体现了其抵制 NFT 炒作的决心。但力挽狂澜,仅靠几家公司是远远不够的,这需要整个市场的规范和合作。参与者需要提高修养,行业协会和企业也需要维护市场的秩序,树立市场道德体系,谨防欺诈或金融风险。

画既不求名又何求利?每见吴人画非钱不行,且视钱之多少为好丑,其鄙已甚,宜其无画也。

——华翼纶《画说》

NFT 是数字世界走向文明的产物。当数字走向现实,NFT 难免沾染社会的贪婪、逐利、浮躁与喧嚣,但作为未来世界文明的产物,它需要被捍卫、不断充实和发展。

来源: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690043193640.htm

免责申明:凡iNFTnews网注明“来源:XXX ”或“编译:XXX”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站转载/翻译内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站!本站转载/翻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版权声明:
作者:bitchina.net
链接:http://www.bitchina.net/archives/8884.html
来源:比特中国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